快捷搜索:

枯等闲聊之平衡木彩世界1396j

学校假期,恰是家长最忙碌之时。我这一个星期,从早到晚,都陪我家大公主去上课。她画画、塑泥、跳芭蕾,我就在课室外枯等。幸好还有一位同伴,是我的同乡,比我大十岁,但有一个相同年龄的女儿,所以很聊得来,交情日深。

女人的话题,形散而神不散,最终必会触及婚姻和情感之类----当然都是别人的事。

她给我讲了一个叫冬平的同事的故事。

冬平有两个老婆。她们公司的人都知道。据说这在东南亚并不稀奇,尤其是现时年纪在五六十岁以上的一批男人里。一些是宗教原因,另一些则是约定俗成。

大老婆是本地人,与冬平一路顺当走来,生下一儿一女,都大了,也出息。有相当体面的工作---这正是精英治国理念的成效,不问爸爸出处,只要自己本事,都有翻身进阶的机会。都成了小家,且给冬平生了孙子。

快六十岁的冬平,每天却仍穿黑靴,带黄帽,在建筑工地上,顶着大太阳劳作。全因为在邻国的二老婆。也给他生了儿子,才刚满三岁。

我朋友是办公室的文秘,有一次见满脸油汗的冬平来办事,就悄悄跟他开玩笑,

“冬平啊,说心里话,你后不后悔?”

冬平笑呵呵,是好脾气的男人,又和我朋友熟捻,说,

“后悔啥?”

“你看你这把年纪,本来好好的,是翘二郎腿,享儿孙福的时候了。现在还得这么辛苦。”朋友的意思,这边现成的家,何必又起炉灶,自讨苦吃。

“不后悔,怎么会后悔”冬平满脸乐开花,眨着眼,连连摆手,

“这其中的滋味啊,你们哪里会懂的。”

同事们见冬平这么说,而冬平又真是特别显年轻,就只好发挥想象力,瞎猜齐人之福的光景。有人说大老婆对冬平好,是默契,是亲情,逢年过节,儿孙满堂,尊老爱幼,其乐融融,天伦正果,不过如此;有人说二老婆年轻有活力,让冬平保爱情,有新生的希望。最难得的是,冬平两边都照顾得很好,日程安排得合理。更难得的是,大小老婆,相安无事,各司其职。每逢周末,大家就都问,“冬平,今儿留守,还是出国?”所谓出国,不过是度过长堤,一个小时的车程,但绝对是恰当好处的距离。

“那后来呢”

我迫不及待的问,心里不知为何,有点不甘不平,又象怅然若失。但绝对不是不希望冬平好,朋友的口中,这是个相当有情义,敢担当的男人,并非那些算计苟且的猥琐汉可比。

“去年,他大老婆死了。”朋友叹口气,“据说早有病的。冬平那个伤心,让人惨不忍睹,一直缓不过来。”

我点点头。越是情深意重的人,生离死别就越痛。

“那现在呢?他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娶回小的了?”我问,心想这也是天意,省了让他自己选择。

“没有啊”

朋友摇摇头说,

这个冬平,现今已经成了另一个,真老了。 头发全白了,背也驼了,按说丧妻之痛,走得虽辛苦,也该出来了。

我没说话。随即明白这正是情理之中的事。

平衡木走得好,是技巧,是用心。是美感,或许还会有掌声,但总归不是平常的大路,迟早得下来啊。 末了,朋友说,她虽然很好奇,但见了冬平,却再也想不起来要问,那后不后悔的问题。

本文由彩世界1396j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枯等闲聊之平衡木彩世界1396j

TAG标签: 彩世界1396j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