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说:核爆情缘(6)彩世界1396j

“还有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时间与年龄问题?”我还有疑问。

“我第一次见你,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敢相信!还以为是日本特务。”

“杉,今天移民局给我来信了。”

因为到达2080年旧金山时所携带的现金是美元,而且不是很多,但在酒店和超市消费时,才发现美元已经失效,全世界统一使用2070年版本的人民币,包括纸币和硬币。为了做好长期生活的准备,2080年8月7日上午,我去旧金山花旗银行办理信用卡。然而,问题又出现了:银行方面说我的护照和签证已经过期,不能办理。是啊,1945年中华民国护照在2080年的美国能有效吗?赶紧去了旧金山中国领事馆,机器人用柔和的汉语说:“中华联邦帝国驻美利坚合众国旧金山领事馆免费更新更换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中华民国护照、台湾护照、香港护照、澳门护照以及蒙古人民共和国护照!”再详细询问,原来,2066年,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以及蒙古国已经合并,成为统一的新国家――中华联邦帝国!

再次回到1945年的上海恺自尔路(即解放后的金陵中路),日期是8月8日。我对“时空昏厥”的感应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我的手表显示日期还是2080年8月7日。因为时差,提前了一天。按照历史进程,明天(1945年8月9日)就是长崎核爆日期,时间非常紧迫。我内心并不是希望核爆发生,也不希望美国政府草菅人命,但历史也不能改变,我们只能利用这不幸的事件,从中达成自己的心愿。

“移民局检测报告说,星星是我们的儿子,但辰辰不是我们的女儿。”并把信件递给我。

晓菁、星星和辰辰苏醒之后,我叫了辆无人驾驶出租车,一家人到达旧金山假日宾馆暂住。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基本上都是生理信息扫描式记帐消费。我打开电脑,是Windows-China;马上上网,找到倍可亲网站,居然还在!进入我的空间,我的网名和密码还有效!无数条留言!我只是寻找2011年3月至4月的留言,这才是最有用的信息。突然,一条留言令我一怔:“大哥,我3月15号去上海。回来再聊!”这是贝壳村小护士的留言。2011年3月15号!那天发生了什么?!难道“上海锋笛医院”的那个小护士就是她?小护士也时光穿梭啦?我进入小护士的空间,又看了她的照片,就是她!没错,确信无疑!

“嗯……没错,没错!”我也是一下子计算不清楚了,也不知道这60多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心想,还是回上海一趟,就全部清楚了。

“曾舅爷!您怎么一点也没有变?!与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我们的辈份怎么差那么远呢?看您现在照片,您很年轻啊!您怎么会在解放前就结婚了?照片上是您本人,还是您长辈?曾舅爷!”玲儿提出了一系列严肃的问题。我仔细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从日本核爆到时光穿梭,从重庆老家到上海诊所,还有1945、2011以及2080的一些天方夜谭的经历,真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玲儿还是半信半疑,一定要见面才相信!

另外,我还查到一条表妹的紧急消息:“2011年3月16日,我在上海浦东机场没有等到你!你电话也不通!”我想立即回复,但又一想,即使回复了,也是2080年8月6日以后才可以看到,根本不能解决2011年3月16日以后的现实问题。为了让表妹放心,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1945年的上海,再给2011年的上海发信息。

“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到了解放前的旧上海!每天担心死了!又回不去。喂,你是怎么也到这里来的?”

最后,我只好又拿出了2080年在旧金山取得的那个联合国《地球时空客实际年龄确算与认定的国际公约》,还有2080年办理的“中华联邦帝国”护照,希望移民局能够有个思路,相信“时空客”的存在。移民局的干事取了我们一家的指纹和血样之后,就让我们等候消息。但愿能够有个好的结果。

下午,我在旧金山一个古董收藏店,购买了一枚2011年加拿大发行的“2011年国庆节纪念金币”以及一张2011年收藏版的多伦多市区地图,并用防核防爆防电防磁的金属盒密封好。这样就可以确保下次可以从1945年的上海平安返回2011年的多伦多,也不会从2080年返回1945年时,因为这个物件的存在而去了2011年的多伦多。

“20 出头吧。是不是搞错了?这辈份也差太远了吧?”

与晓菁讨论了回上海与家人见面的事情之后,就预定了12月15号多伦多至上海的机票。在多伦多休息的那段时间里,我也开始上网,看贝壳村的个人空间,给几个月来无数的留言回复,当然,也是看重点回复。但小护士的短信,犹如晴天霹雳,让我顿时陷入烦恼。

然而,2080年返回1945年中国的时间只剩下2天!否则就要再等一年。我又上网查询了旧金山市的网站、美国地震局的网站以及世界各大新闻网站,有关2080年旧金山的大地震,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这表明我们目前还没有任何可能单程时光穿梭去1945年中国的机会!看来,我们只好做长期打算了,不知道2080年的旧金山地震何时发生。如果没有地震发生,那就意味着我和晓菁,还有星星辰辰,可能要在2080年的旧金山一直生活下去,等待机会了。但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努力尝试一下,不能让贝壳村的小护士经历那些令人痛不欲生的“革命”运动!未来的侄子侄女们以及他们的后代们,还有可能回到上海的,他们的房产和钱财还没有归还给他们。还有表妹那边怎么办?一切都还没有联系上。所以,我们必须再次回到1945年!

“好的,那我们就约定圣诞节期间在上海见面,如何?现在我们的护照和孩子的身份证还有问题。暂时不能回中国。”

在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天亮的时候,轮船靠岸了。

晓菁在一旁听到之后,瞪大眼睛:“你计算得也太神了吧?!真的联系上了?!”我点点头:“是啊。嗯……我先具体了解一下再说。”

表妹也感觉是云里雾里,更加搞不清楚。几个月前,还是孤身一人的我,现在就老婆孩子一大堆了,这星星辰辰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表妹几次打电话问,我也忙于其它事情,几句话也说不清楚,并答应她一定解释清楚。

一家人办理了新的“中华联邦帝国”护照和签证之后,我又返回花旗银行办信用卡。我从身上拿出一张1945年花旗银行发行的“Fi”股票,银行工作人员惊讶得叫了起来,然后让经理过来帮我处理。原来这张股票价值连城:一张1万美元1945年的“Fi”股票,到2080年价值增值5000倍!信用卡办理之后,经理说,他们很多年没有接待这样的大客户了。于是,就让我免费抽取一张“房屋有奖幸运卡”,说不定圣诞节有机会中奖,一套豪华住宅。我想了想,的确是不错的机会,这次来旧金山,不知道要呆多长时间,一套房子还是需要的。

1945年8月9日,美军在日本长崎投下一颗代号为 “胖子”的原子弹,再次让日本国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此时,“皇后姐妹号”万吨远洋水晶邮轮正航行在东海上。夜里,随着蓝光一闪,我、晓菁、小护士,还有星星辰辰一起回到了2011年的多伦多,时间是:2011年8月9日上午。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小护士知道整个过程。”我打开电脑,进入空间,把小护士的留言给晓菁看。

本来打算要在旧金山呆几个月或者一辈子的,没想到机会就是现在。我望着贤淑聪慧的晓菁和两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心想:我们又要时光穿梭了,抱歉啊!晓菁也看出我的担忧,说:“没事,我能理解,放心吧。为了美好的未来,我愿意付出。孩子们以后也会明白的。”我亲吻了晓菁,内心一阵激动。面对眼前这位1942年“指腹为婚”、2011年“网络情缘”的妻子,我真的好感谢好感谢,感谢“先父先母”的英明决定,同时,也感谢2011年的日本核爆带给我和晓菁的这段绝世姻缘。

今年2月14日,美国人发明了一种电子数字计算机,后来称之为‘电脑’。这种机器将于本世纪末遍及全世界,就像电灯一样。1970年左右出现了国际互联网,就是将世界各地的电脑全部连接起来,就好像电话网一样。它不仅可以让人听见声音,还可以看见图象、动画和文字等。在2003年左右,国际互联网上会出现‘倍可亲’的网站(

不过第二天,加拿大移民局派了一名专门干事来处理我们家的事情。我和晓菁不得不拿出1945年“中华民国”护照,还有1942年的结婚证、结婚照片、结婚第二天的《申报》之外,还有我们一家在各个时期的照片等等一系列文件。这样就可以证明星星辰辰的出生证是真的了。但1945年“中华民国”护照已经过期,而且1942年的结婚证以及结婚第二天有关结婚启示的《申报》,因为太新,加拿大移民局无法相信。即使相信这个结婚证,我和晓菁也应该90多岁了!这与现实是冲突的,移民局有我们现在的个人信息,我们的地址、工作、信用卡和税务情况也没有变。

上网搜寻到具体地点之后,我和晓菁做好了再一次时光穿梭的准备。然后,又从Point Reyes国家海滨公园租了一条快艇,带着星星辰辰,直奔那个海域,等待那道蓝光的来临……

(随信附上留言内容,可以使用英文:小妹,2011年8月9日,我会给你打电话!因为时空问题,我现在暂时不能与你联系。上海方面的事情,就由你一人处理。还有,3月至8月这段时间,可能有人来诊所找你,手中的信件是我用毛笔亲笔所写,我的名字是杉,信件背面有我现在的名字。保重!)

晓菁看过之后,反而心情开朗起来:“你不觉得这是核爆和时光穿梭带给我们的礼物吗?我们有理由不开心吗?看看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们还有什么奢望呢?”我抱起晓菁,关上房门,轻轻放她在床上……

晓菁原来是知道我们的计划的,但现在情况有变。我把想法告诉晓菁,她也同意回去接小护士,况且晓菁也认识小护士,然后一同回2011年的多伦多。因为1945年8月9日,美军在日本长崎投下一颗代号为 “胖子”的原子弹,这一切都表明我们还有一次单程的时光穿梭机会。

“哦,原来如此。”

在后来的联系与交流中,也与玲儿的姐姐和父母亲通过电话,与法国的侄孙女一家也有联系,能够联系到的亲人都联系上了,除了在文革中失踪而被他人收养的外甥。侄子侄媳已经70多岁了,但身体还不错。因为玲儿在上海,与表妹住在一起,有时候也去诊所帮忙。这样,我与玲儿的MSN聊天还是多一些,比较自由。

“我已经注意到了。根据你的护照,你现在的实际年龄应该是166岁,但与你刚才体检的生理信息不对。第一种情况,你使用的是假护照。但我刚才已经查实,你的护照是真实的。第二种情况,你是时光穿梭人,我们称之为‘时空客’。根据2075年11月我国签署的联合国《地球时空客实际年龄确算与认定的国际公约》,我们确定你的目前年龄是31岁。还有疑问吗?”

晓菁抱着星星,小护士抱着辰辰。离开上海之前,我们在码头最后留影,给历史留个证据。邮轮离开码头之前,我发了一封英文信,写给法国的那个地震学家:

表妹通过我们聘请的一位律师,找到了我1942年至1945年期间在恺自尔路(即解放后的金陵中路)的房产。这处房产因为是法式建筑,解放后一直是上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的房产管理员是一位30多岁的年轻人。根据查证核实,他就是管家来福的孙子阿建。而且,律师在花旗银行复印了房契和地契。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晓菁。晓菁抱着我,高兴得哭了:“真是想不到,我们还可以回到原来的老屋!杉,那里有我们的初恋,有我们过去最浪漫、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

回到假日宾馆,晓菁告诉我一个意外的消息:刚才看电视新闻报道,旧金山位于太平洋板块与北美板块的交界线上。这条交界线在加利福尼亚西部深入纵深,成为圣安德列斯断层。沿着这个断层和它的各条支线,地震频繁,地壳压力逐年上升,每隔80年左右需要释放一次能量,上次地震发生在1906年。今年8月正是释放能力的时间,而且这次高能异常,美国地震局决定用核爆的方式主动消除旧金山地壳下层的高能,时间就在今晚8点。我立即查阅了美国地震局网站,确信无疑!看来是最新消息,美国地震局之所以没有提前通报,也是担心市区混乱和股票市场的动荡。

“我想我们一家应该见见面。有很多事情,都要当面讲。”

“大哥,或许我应该称呼你二少爷。有一件事情本来应该是要永远保密的,但我还是于心不忍。你知道之后,一定要镇静,好好想一想是否应该知道真相。我在‘上海锋笛医院’做护士时,院长收留过一位孕妇,是一个日本军官战死后留下的妻子。那时候,你太太,就是晓菁也正怀孕。两个孕妇几乎同时生产,晓菁生的儿子,日本军官太太生的女儿。为了让无辜的孩子能够正常生活,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院长就私自决定把那个女儿给你们抚养,因为你们家是大户人家,有钱有地位。于是,你和晓菁就有了一对龙凤胎,两个可爱的孩子。”

我的预测和理论得到了证实:这次回到2080年,是因为1944年5月4日在上海诊所遇到的那位法国地震学家,他临走时留给我一份报告,并送给我一个“2080旧金山圣安德列斯断层”的结构模型。这可能就是“时光穿梭实物”了。这也是我离开1945年的上海时,随身携带了5枚1945年中华民国金币的缘由,因为我们必须再次回到1945年的上海,在另一次日本核爆之后,才可能回到2011年的多伦多。

出租车直达码头,我用尽身上携带的全部现金,外加我们1942年的结婚钻戒,以及晓菁的一套钻石首饰,买了史上最贵的3张上海到旧金山的“皇后姐妹号”万吨远洋水晶邮轮船票。

一天,我下班后回家,晓菁说有事情与我谈。

“哦,原来如此。没有啦。谢谢!”看样子,到2075年,地球“时空客”已经很普遍了,年龄还有意义吗?唯一有意义的,只有亲情与健康!

“她在这里吗?我可以与她说说话吗?”

这是真的吗?没有任何证据。可小护士也不是那种开玩笑的人。也许是我太粗心了?晓菁怀孕时我没有注意?这可能吗?辰辰明明是我们的女儿嘛!长得又很像晓菁。如果是真的,我又该如何对晓菁解释呢?

我下船看了看码头的标志,正是旧金山!船上的乘务员,我是不相信的了;问了港口的搬运机器人是什么年份,那机器告诉我是2080年!四处打听询问,回答都一样:2080年8月6日!晓菁、星星和辰辰都没有醒。望着因时空转移而心力疲惫、甜美酣睡的晓菁和孩子们,我内心一阵酸楚。但为了美好的未来,也只好委屈他们了。

“啊!是你!真的是你!Kylelong!”小护士兴奋不已。

“哦!?有结果了?”我一惊。

“不在啊,在我宿舍里。她的手机是……”

“嗯,是的。”晓菁似乎情绪很低沉。

“你也可以回美国补办,但在中国办理就比较麻烦。”晓菁说。

回多伦多第二件事,就是去市政府给星星辰辰办理身份证件。我和晓菁的护照和身份证都在2011年3月15日时光穿梭去1942年的上海时丢失了,也需要补办。我们本来想隐瞒时光穿梭的历史,直接说护照和身份证丢失了,就可以补办的。但星星辰辰的出生证是1943年3月,现在也应该是60多岁!就这样,星星辰辰的身份证件还真是暂时无法办理,只好放一放了。

“玲儿!”

“怎么啦?”

“是啊!是啊!我已经安排好了。她叫玲儿,说是你的曾侄孙女!”

经过多次申请和上述,在移民局干事的帮助下,几个月之后,我和晓菁终于拿到了补办的护照和身份证。辰辰办理了领养手续,星星和辰辰的所有证件也办齐了。而且,这件事情之后,有物理学和伦理学背景的联邦议员Mike非常同情我们的经历和遭遇,并向加拿大联邦政府提交了一份《加拿大时空客实际年龄确算与认定议案》。

玲儿的父母都在北京工作,而玲儿今年从北大本科毕业之后,考上了上海交大。所以才刚好有时间和机会去找表妹。看了玲儿的照片,感觉有大嫂的影子在她身上。2011年,我们应该有新的全家大合影!

“哦,好的。”听口气,表妹是一头雾水。

“嗯,好的!谢谢曾舅爷!”

另外,我有一事求助,这件事非常重要,请您一定想办法办妥。

“想啊!想啊!快说啦,怎么走!”

在多伦多某个码头,小护士与晓菁拥别,并对晓菁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才好。你们用这么贵重的结婚钻戒,还有晓菁的钻石项链为我买了船票。”晓菁却说:“这才是缘分啊!”然后,小护士转身对我说:“有空继续上网啊!”并悄悄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有意避开晓菁,我猜想一定有什么不可以直接说,而且又不能让晓菁知道的事情。还特意亲了一下辰辰,似乎对辰辰有很特别的感情。

然后,我与玲儿开始用MSN聊天。

一家人乘坐一辆出租车直达“上海锋笛医院”。车在大门停下,我让晓菁带着熟睡的星星辰辰在车上呆着,我一人进去找那个小护士。进入院内,一些熟悉的人给我打招呼,医院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毕竟才离开3天。到达护士值班房,没有找到人,有人说她今天休息。又问了小护士的地址,就立刻让司机赶路。

小说:核爆情缘(6)彩世界1396j。“曾侄孙女?多大年龄?”

二话不说,拉起小护士就走。在出租车上,晓菁和小护士见面,二人如同姐妹,原来二人在贝壳村也是好友,晓菁给小护士讲述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小护士像听天方夜谭。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回到2011年的上海呢?”小护士觉得奇怪。

到达敏体尼荫路(即解放后的西藏南路)的小护士家里,我一眼就认出那个小护士。我把小护士拉到一旁,问道:“你是贝壳村的那个小护士?!”

“小妹,我是大哥呀!”

与小护士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大家都决定保守“时光穿梭”的秘密,尤其是让星星辰辰能够在新的环境中健康成长。小护士在美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办理了临时护照之后回到纽约,我们一家则回到多伦多我自己的家里。因为是单身宿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买大房子了。我把晓菁和星星辰辰安顿好后,便立即给上海的表妹电话。

“2080年,美国旧金山的大地震是确信无疑的。美国地震局于当地时间2080年8月7日晚上用核爆的方式,主动消除旧金山地壳下层的高能。

“因为我们必须返回2011年的多伦多,去补办我们一家的护照和身份证明。”我回答。

“其它的都不说了,你现在想不想返回21世纪?”

“曾舅爷!”

我赶紧拿出1942年5月我与晓菁在上海圣若瑟堂的结婚照片以及全家大合影,看了又看,感慨万千!60多年啊!真是沧海桑田,生离死别!而对于我和晓菁,则是短短几年的时间!但幸运的是,现在终于联系上了,应该有团聚的一天了。知道这些情况之后,晓菁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事情总算有了结局!

“那算了。你让玲儿把她父母亲和爷爷奶奶的事情,她知道的,全部写下来,email给我!再把她的照片也email给我。谢谢!”

收到email之后,我了解到大嫂带侄子在法国巴黎定居之后,不久,小妹和妹夫带着孩子就回国了。小妹和妹夫在文革中死于非命,而孩子被他人收养,至今下落不明。侄子与当地一位华人姑娘结婚后,生得一儿一女,也就是我的侄孙子和侄孙女,一家人在巴黎唐人街开了一间珠宝店。侄孙留学美国,并在美国定居;侄孙女则留在巴黎,与侄子侄媳在一起生活,后来嫁给当地一位音乐家。侄孙在美国结婚之后生得两个女儿,并于90年代回中国发展。大女儿在美国工作,小女儿,也就是我的这位“曾侄孙女”玲儿则是在中国读书、长大、成长的新一代。

“嗯,是的,我也这么想,很多事情网络中是讲不清楚的。”

“可以的,没有问题。”

“不说啦,现在好啦。喂,有没有人拿我的信件找你!”

“你可以联系到你爸爸妈妈,还有你姐姐吗?”

“哎呀!大哥吗?搞什么鬼呀!什么时空问题呀,到处找不到你,急死我了。”看来,表妹看到那个留言了。那位法国人,不,应该说是那法国人的后代还真的做到了。

本文由彩世界1396j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核爆情缘(6)彩世界1396j

TAG标签: 彩世界1396j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