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说:少男之心彩世界1396j

“只是什么?说说看。”

       可是,老天不长眼,这位大爷更不靠谱,关键还是我的老乡,隔壁村的,还认识我爸。这位老乡一点也没给我长脸。不能否认,他英语水平和口语都不错,但就是贪玩,每天忙着泡妞,有媳妇,但相当于无。一学期几乎看不到几次人影儿,要么就是来了拿一堆练习试卷让同学发下去大家做题,然后五分钟不到就闪,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题做完了进度不能落下太远,于是他就找他的情人义务帮忙代课。他的情人就是隔壁班级的英语老师,也是他的大学师姐。这位大神每天除了和一些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去迪厅跳舞外,就是勾搭他的这位温柔的师姐,这位美女师姐非常的温柔娴静,柔声细语,对学生一视同仁,教课认真,英语水平和敬业程度、师德都无可挑剔。可就是被我们这个长得并不帅,就是会玩的师弟勾引了,这位女教师也有丈夫,据说丈夫身体不太好,还感情不和,于是这位老兄乘虚而入,在某个晚自习,有同学亲眼看到两人在办公室独处一室在热吻。可以理解,这位美女教师一定是寂寞加上耐不住风流师弟甜言蜜语的勾引,意乱情迷了。同学们都有这样的感受——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样,我高二高三两年几乎没听到几节正宗的英语课,经历两任奇葩英文老师,我对英语的兴趣一落千丈,上课专心睡觉,英语完全生疏,高考刚过及格线,跌跌撞撞考上个三本。

  “凌晨,昨晚去偷牛去了吧?上课一直睡觉。”

孟老师愣了半晌没说话,心跳得厉害,气也不打一处来。对于林萧这样的好学生,孟老师怎么也想不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竟然无言以对;也许是听到“娶娟子”和“wife”,心里的某种情结油然而生,往事难忘……

      时间长了,大家也都厌倦了观看那男孩和他儿子的表演,翻翻小说,看看故事会或做做数学题,反正大家都知道他儿子的名字会和那男生的名字被提问的时间中间不会相差两秒,只是谁先谁后而已。

  全班轰然一笑,有几个人齐刷刷地说:

林萧因为学习用功,戴上了眼镜;又由于是学习尖子,老师特意安排做前排,避免教室里的不利因素。在第一次英语单词摸底测试中,林萧拿到了第一名,为男生们争了光,继续保持在班上的班长威信。孟老师对林萧的学习态度也是大加赞赏,还拿出林萧用挂历纸包好的课本和作业本给同学们欣赏,这让林萧的心里感觉是美滋滋的。

彩世界1396j 1

  “好啊,走!”

“睡觉前还是背诵英语课文?”

       在农村,我那个年代,到了初中才接触到英语,英语老师都是函授班毕业的非专业的老师客串的,我的英语老师不是教体育的就是教地理的,但我觉得不论水平如何,多么误人子弟,但起码很敬业,师德高尚,操着一嘴大碴子味的英语带着我们反复操练,还是让人蛮感动的,虽然我到高中入学时英语就说得出神入化——中国人不懂,外国人蒙圈。由于英语都带着浓浓的地域色彩。我一张嘴同学就能准确辨别我来自哪个乡镇。

  “张龙,你没毛病吧,我数学就考了35分,你还敢抄我的?”

“我……”

       作为一个幼年生长在农村,高中在小县城中学就读的土著,英语口语始终是我的一个劣势,尽管六级通过学的还是哑巴英语,从大学到研究生历次英语考试的听力考试蒙的得分都不如临场投硬币发挥的稳定。除了个人客观不够努力外,我那历任奇葩的英文老师也脱不了干系。

  “凌晨,历史作业借我一下。”

10多年后的一天下午,林萧去市里的一所小学接放学的儿子回家。

       我的一个爱好英语的同学在上课时没机会问老师问题,一有空就逮到这个老女人问问题,每次都被搪塞掉或者胡乱解答一通,我那同学说其实她每次答的都是错的。我好奇明知道错为什么还问,她答:想看看她怎么瞎说的,喜欢看她那副尴尬难堪的表情。我笑骂她心机重。我们那些听话的孩子当时根本没有维权或反抗意识,也没有向学校申请换老师,这样就被摧残了一年,直至文理分班,我被分到文科班,这回听说英语老师是个三十多岁的男教师,终于摆脱了老女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终于柳暗花明了,期待一个男神的出现。

  “历史作业先别急着抄,先把英语和数学抄了,历史作业我会在第一节课下课后再收。”

一次晚自习休息期间,孟老师叫林萧出去教室外面散步,想了解班上同学们的思想状况。

        一到英语课我就像上刑场般难受,这个英语老师是个年轻的女人,平时说话、行为都咋咋呼呼的,也是关系户进来的本科毕业,上课喜欢卖弄她的口语,其实并不规范标准,全程口语教学,用她并不利落地道的英文提问,同样的,提问也占据了她整堂课的时间,于是,我每节课在担心被提问却听不懂问题的忐忑不安和鸭子听雷的煎熬中熬过了一年,直至英语课大二取消。后来不学英语后我自学,恶补英语,凭着听力二十分全扔掉的先天劣势,挣扎着通过了四、六级考试,当然我还是又哑又聋,英语听力和口语完美保持在初中水平。

  吴昊说了一句:“没问题,不过老师自己查出来了,自认倒霉吧。”

林萧对孟老师保持着好感和好奇,似乎觉得这个世上只有孟老师才算是美女。林萧不仅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全校也是吸引众多女生的少女杀手。不过,在很多合适的场合,孟老师也会给予林萧恰当的鼓励和单独的帮助,这让林萧觉得是一种恩惠和偏心;更让林萧自己也觉得奇怪的是他每天放学之前,总会用一块抹布把孟老师的自行车仔细擦一遍。

       上了县重点高中,高一英语老师就是走后门上来的,原来教的是初中英语,关键初中英语据说教的就不咋地,还是我们班一个谐音“汉奸”(这个雅号是同学为了发泄对其母的愤恨而起的)的男孩的妈妈,一个满脸雀斑肤色暗沉的五十多岁的老女人,英语口语“纯正”程度直逼我的水准,带着清晰的东北口音,最可怕的还是语法错乱。杀手锏就是课堂提问,提问占据了整个教学时间,估计也是对自己口语和英语教学水平很有自知之明,这一切对于善良的我们来说都可原谅,不可原谅的是就这么糟糕的英语水平还敢假公济私,每次上课全班80个学生的身影,在她眼里都浓缩成一个人——他的宝贝儿子的身影。我都怀疑她教我们英语应该是自己主动争取的。不过,在一周以后她的眼里被迫强塞进了另一个男孩的身影。他是我们班和他儿子初中就是同学的一个争强好胜的男孩。他公然跳出来反抗潜规则,每次这个女人含情脉脉地瞅着她的宝贝儿子准备张嘴提问他儿子的时候,这个男生就把手快举到了棚顶,然后还大喊:老师,老师,逼迫着这个女人不得不提问举手更高的这个男生。无奈他儿子不管会不会都举起了手,两人被提问排名不分先后。对他儿子每次都是鼓励式赞美,对另外一男孩,此女人常常是脸色阴沉让其坐下。于是,每次课堂大家都看到了这两个人在比臂长,经常争得面红耳赤,还差点械斗。其他同学即使想参与到比臂长的比赛也会被这个带着茶色近视镜的老女人自动屏蔽。

  凌晨没说话,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呀!”林萧说的也是,难以启齿。

  “好吧,看来你们班也还是有救的,那我们就废话不多说了,上课吧。”

“我晚上会做梦,梦见我娶娟子老师做wife……”

  王老师似乎有点尴尬,勉强微笑着说:

“如果当初我真的娶了娟子老师做wife呢?”

  王老师在上面认真讲课,同学们也认真在听,不想听课的同学也没有捣乱,似乎他们觉得,上一次把老师惹火了,以至于不再教他们了。这一次,还是做一个听话的学生吧,至少,在上英语课时,不再捣乱。

“老师还在教英语吗?”林萧转换了话题。

  早自习,爱学习的人在认真上早自习。不爱学习的人,就是在抄作业。凌晨则是趴在桌子上睡觉。一觉醒来,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半了。老师不会叫醒他的,因为是数学课,是陈雪琴叫醒凌晨的。凌晨的同桌,是班上的好学生,成绩排名一直紧随凌晨后面,似乎也就不难解释她为什么不叫醒凌晨了。

“没关系,我也还不到高你们一辈的年龄。就当我是你们的大姐姐吧,虽说你站起来比我还高。”面对眼前的高个男生,孟老师说话也有些心慌。

  “认识,王大美女老师!”

林萧和娟子老师各自牵着自己儿子的手,边走边聊。

彩世界1396j 2

“10点钟睡一个小时,然后再学习到12点左右。”

  数学课代表吴昊来找凌晨收数学作业了。凌晨回了吴昊一句:

花季少男,阳光灿烂的朝气,是纷杂山林里的一股清泉,是旷野草原上的一匹野马。

  凌晨半信半疑的加了QQ,然后就去做作业了。

当时的市面上并不流行美女画刊或美女挂历,电视电影里面的美女也是少得可怜。而这新学期的“新气象”,着实让班上的男生们兴奋起来,计划着如何学习英语,争取得到英语老师的表扬;或许还有什么别的想法,毕竟,这旷世希罕的美女就在眼前,而且看上去的年龄也不过20多一点。不是说“哪个少女不善怀春?哪个少男不善钟情”么?谁知道呢?

  “杨老师,谢谢你夸奖我,不过你这也太夸张了吧?数学35分就可以成为全班第一,看来你这教学水平真不咋样嘛。”

“我只知道你是我心里一直崇拜的人。”见孟老师没说话,林萧的胆子大了起来。

  “凌晨,数学作业借我一下。”

“那当然,还能做什么。”

  凌晨冒出了这两个字,他本以为他的这两个字会被其他同学的声音盖住,没想到其他同学居然没人回应老师。于是,这两个字就被王老师听到了。老师望着凌晨说:

“娟子老师,你和我姐姐是差不多年纪吧?”林萧鼓起勇气。

  上课了,数学课,凌晨很不喜欢数学课,因为他讨厌数学老师。凌晨就时不时的转向后桌,对着陈雪琴来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乱想?想些什么啊?”

  凌晨还想说点什么,被杨老师立刻打断了:

林萧上课的举动,自然逃不过孟老师的慧眼。美女对男士眼神的观察是非常敏感和准确的,虽说林萧还只是小男士。晚自习时,孟老师把林萧叫到老师办公室。

  凌晨回答说:“王老师,让您失望了,我刚好就是及格的那几个人中的其中之一。”

“我想去月球,在月球上建宫殿;也许还会去看看嫦娥……”

  张龙听完之后,灰心的回到了座位。凌晨的书包被杨千拿走了,因为他要抄英语作业,周一拿走了他的历史作业。

“是啊,儿子都这么大了。”林萧指指身边的小人儿。

    下课铃响起……

远远地,林萧就看见儿子和班上的一个男生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林萧迎上去时,一旁也有一位女士同时走了过来;林萧一抬头,自己惊讶不已!

  凌晨心里,默默的在骂这几个“王八蛋”,没借到历史作业就明说嘛,我又不是不知道。

“嗯……你!林萧!你可是变化很大啊!”

  凌晨的初中生活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后就会结束,他很想在初中结束之前,谈一次恋爱,因为,班上已经有好几对情侣了,凌晨的心里其实是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只是,他不敢告诉那个女孩。

“是娟子老师!还是那么年轻啊!”

  “凌晨,我现在懒得和你说,下课后来我办公室!”

在这个班上,外号“惰性气体”的林萧是个学习狂,甚至对班上的女生也是不会飘眼一看,也是够“惰性”的了;也许是情有独钟,等待初恋的心跳。作为班长,林萧的学习成绩当然是顶呱呱的,不过,他的英语成绩并不是第一。班上有一位叫“奎”的男生,他母亲也在学校工作,而奎就喜欢在下课时经常传播从他母亲那里得到的“小道消息”。林萧偶尔也得知,孟老师原是一位汉剧演员,因为厌倦了演艺界而改行教书,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据说,孟老师因此而至今独身。为了教书,孟老师也是苦心学习英语,终于拿到教师资格。当然,这与她做英语老师的父亲的指导是分不开的。

  凌晨心里明白,数学老师是不会查出来的,因为他压根儿就不会查。凌晨得去找同学们收历史作业了,因为他是历史课代表,在教室转了一圈,全班一共62人,凌晨就收了二十几本,其中有十几本的作业,都是班上成绩排名前二十的。凌晨呵呵一笑,走到讲台上,说:

“有时候是,有时候就乱想。”

  放学回家后,凌晨打开手机QQ,向QQ好友李海说了他今天在学校的事,李海回了他两个字:牛逼!李海是凌晨注册QQ后随便加的一个好友,比他大一岁,初中毕业后,就去打工了。凌晨告诉李海,说他想谈恋爱了。李海直接给了他一个QQ号码,说道:

“当然讲过。但我还是喜欢母亲讲的嫦娥仙子。对了,我画的一副《嫦娥飞天》,那个嫦娥与孟老师很像啊!”

  “不想!”

“中考临近了。你每天晚上几点睡觉?”孟老师问道。

  下课休息时间有十分钟,张龙和成兰就一直在亲嘴,张龙一手搂着成兰的腰,另一只手就很不老实的摸着成兰的某个部位。凌晨一边和陈雪琴摆龙门阵,一边偷偷的看着“激情戏”。

“可我觉得有关系,因为我有时候会注意力不集中……”

  “……”“……”

“年轻人都会有这样的过程,才会学到成熟。”

  英语课,凌晨很期待,因为据说这次又换了一个英语老师。明明说是下个学期再换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学期就换了。早知道就不做英语作业了。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都安静的等着新的英语老师,一秒,两秒,三秒……英语老师走进了教室,同学们都沸腾了。因为这个英语老师是一个美女,而且,她就是在初中一年级教了同学们一年后离开的英语老师,至于离开的原因,她自己说是被同学们气走的,同学们也都这样认为。

“只是……”

  “就知道你会这样,我都是先抄的数学和英语。”

“同学们都说你像电影演员……”

  数学课下课了,凌晨去了办公室,被杨老师一顿臭骂,他一句话也没说,因为政治课老师丁老师也在办公室。凌晨知道,如果他还嘴了,会被杨老师和丁老师一起再教育一次。他们俩是夫妻,教育学生,一唱一和,着实难受!最倒霉的是,下节课就是政治课,果不其然,凌晨被丁老师在课堂上“点名批评”。这,真的是糟糕的一天,不过也不是第一次了。

“瞎说!”孟老师用力拍了桌子。这次,她可真的生气了;她转过身去,趴在桌子上轻声哭泣……

  临近下课时,凌晨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偷偷看了看手机,“超人同意了你的好友请求。”凌晨看完之后,把手机放进了书包。

“…………”

  “同学们,我这道题跟你们讲了多少遍了,你们咋就不会呢?和猪有什么区别?对了,这次考试,凌晨数学成绩考了第一名,考了多少分呢?35分!”

“会有现在这两个可爱的儿子吗?”

  “嗨,同学们,你们好啊,我们又见面了,我就不介绍我自己了,你们都认识我吧?”

“哈哈!嫦娥?!老师没有讲过月球吗?”

  “凌晨,我想吃冰激凌,我们一起去小卖部吧。”

初三开学前一天,同学们在教室里都拿到了新学期的课本。毕业班新的英语老师孟娟第一次到教室与大家见面时,用一口流利的英语把全班给镇住了。平时那几个在英语课上发出稀奇古怪声调的男生,这时也是一本正经。因为让男生们感觉一震的不仅仅是老师的英语口语,还有她仙女般的笑颜。

  凌晨除了数学成绩不好之外,其它科成绩都还不错。他不是学霸,更不是学神。在班上的排名也一直在前五之后,前十之内。不过他人还不错,经常把作业借给同学,不像那些成绩排名前五的同学,美名其曰的说:“不是我不借你抄,你抄了也没什么用,自己做吧。”对于这样的同学,凌晨心里是鄙视的,但也不得不经常与他们来往,因为,他们总是会一起在办公室帮老师“工作”——批改作业和试卷。

“这与你们学习有什么关系吗?”孟老师有些费解。

  凌晨习惯性地转向后桌,和陈雪琴“谈笑风生”。不一会儿,教室最后一桌男女同学就开始了“激情戏”。他们是一个月前成为情侣的,男生叫张龙,女生叫成兰。当时全班同学都收到了他们的“喜糖”,每人一颗阿尔卑斯糖。凌晨要了两颗,因为他比较厚脸皮。

“你上课在想什么?我对你期望很大啊!林班长!”孟老师开门见山。

  老师还在说话,凌晨已低头藏在桌子下面,假装在捡什么东西。几秒钟之后,凌晨突然站起来了,对着老师说:

“我那时候实在不懂事,说出很无聊的话来……”林萧心中一直有愧。

  “帮帮忙呗,纸条上别写我名字。”

“娟子老师?这是你叫的吗?”孟老师瞪大眼睛。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

“嗯……班上同学们都这么叫,我也感觉这样比较亲切。”

  下课后,凌晨把历史作业抱到了办公室,又被数学老师说了一句:

孟老师停顿了一会儿,说:“好吧。继续。”

  下课后,凌晨马上拿出手机,回了一句:“你好,我叫凌晨,很高兴认识你!”后桌陈雪琴拍了拍凌晨的肩膀,说:

“重点高中,不是那么容易进的!你的英语成绩并不是最好的!”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凌晨刚一进教室门口,就被几个同学拦住了。

“是吗?你哪天带来我看看!”

  “安静,安静,听我说,一年没见到你们了,我还是很想你们的,你们也一定很想我吧?”

“……”

  “凌晨,英语作业借我一下。”

人生就是如此,每天都是在自己的舞台上表演,没有彩排;从莽撞到成熟,没有如果,没有假如;好好生活,好好珍惜。尤其要珍惜的是现在以及现在身边的人!

  “自己加吧,是一个美女哟。”

“娟子老师!对不起,是我不该瞎说。”林萧感觉事情不妙,赶忙赔不是。可这岂是赔个不是就可以了结的?孟老师仍然没有抬头,担心在学生面前暴露自己泪水消融的淡妆;她挥了挥手,示意林萧离开……

  “哈哈,不好意思,没做!”

有一次英语课,孟老师在讲解课文。朗读全文的时候,孟老师喜欢在课桌间的走道前后来回走动,发音抑扬顿挫,引导着同学们的思路。猛然,林萧一抬头的瞬间,他看到了他不应该看到的一个偶然的景象:玻璃窗外强烈的阳光照射过来,将孟老师的女性曲线映现得如此清晰,甚至包括他不曾理解或接触过的一面,然而,这却是具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让林萧不能自拔。直到孟老师点名让林萧站起来念课文时,林萧才回过神来。

  “不管那么多,有总比没有好。”

孟老师这么一说,林萧心里似乎开始“有谱”了。在家里,自己的亲姐姐常常听他在家里做演讲演示;在全校大会上发言,台下也是上千人。

  “凌晨,你还是那么吊儿郎当啊?英语及格了吗?我可听说你们班的英语成绩很差,全班没几个人及格。”

“小小年纪,心思不少。然后呢?”

  放学回家,凌晨一点儿也不做作业,与“超人”在QQ上聊天,就这样,凌晨成功的认识了这个女孩,她的名字叫梓涵。

从那以后,林萧再也不敢看孟老师了,也不做那个“梦”了。当然,林萧的英语成绩也是大踏步地上进,考上了重点高中,以致于后来上了重点大学。

“啊!这位可是我的儿子。我结婚很晚……”

本文由彩世界1396j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少男之心彩世界1396j

TAG标签: 彩世界1396j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