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网聊、网恋、网婚【彩世界1396j】

我是04年学会上网的,该是个网络菜鸟级的流窜犯了。尽管从今年开始落脚这里后,很少再到他处溜达,开始在这里看贴子,回帖子,然后是涂抹一些帖子发出来,时间久了也混了个脸熟,开始和朋友们嘻嘻哈哈的随意说些笑话,但相对来说,作为一个流窜犯的我,还是不能够放得开的,这要怪罪于我个人的相对顽固相对守旧的秉性难改。我说我是流窜犯,一个菜鸟级的流窜犯,自有我的道理:比如不懂得网络技术,不懂得捞分技巧(原来可以把一个帖子同时发到三五个论坛捞分滴~~),不懂得上传图片忽悠人,更别说是熟练掌握制作网刊的技术以悦己悦人了的。只想着翻看帖子,从文字里了解另一个陌生人似曾相识的内心世界,或者涂抹一些文字,让自己正视另一个内心深处同样真实的自己,借以娱乐一些陌生的朋友们,通过这虚拟的网络,使一些经历相似感受相同或者相近的心灵,相互得到一点关怀,得到一点温暖。因而,在网络里流窜久了,看到关于网络恋情的帖子多了,国内的一些网婚热了,我自己却感觉头更大了,心更凉了。曾不只一次忍不住想向网络里的朋友们说,真的很想说出来的:“现实自有托梦人,网络何必总当真。莫为遥夜那端语,伤却身边相伴心。”之所以想这么说,并不是我反对所谓的网恋或者网婚,只是觉着,虚拟世界里的东西总是虚拟的,它可以寄托一个人的梦想,却不能给予你一生的幸福,真切的平实的安定的幸福。当然了,对于尚未找到自己所爱的无牵无挂的少年少女来说,通过网络或许真的能够寻得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但真要携手走进现实,仍需要认真的沟通与相处才行,一相情愿和一见钟情之于婚姻,之于一个人需要携手走过今生的那个梦来说,其不确定性要远比地震的频率高过千百倍的。而对于已经成年的人,尤其是已经负有现实的生活与情感的责任的成年的人来说,网络是,也仅仅只能是一个自娱娱人的虚拟场所,开心的安顿或者修补一下自己疲惫或者空乏心灵的自制好梦的场所,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要把自己的心灵的或者梦想的全部,都兜弄出来,托付给这虚拟的世界里的任何一个谁谁谁的。所以我想说,对于网络里的一切,可以去营造,可以去感动,可以去尝试,可以去珍惜,但却不可完全当真的。毕竟,我们都活在当下,活在现实里,即便痛着苦着,但也要快乐着去面对,永远去面对现实所赐予我们的一切,而不是这虚拟的网络。若真的要对网络里虚拟的一切当了真,过了那个限度,甚至于走火入魔,必然会伤及自己身边的亲人,并反噬于自身。

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在现实还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他对于自己所努力经营的感情,总是期望有个价值的评判,就好比花开了,就等着它结果,如果这朵花中途凋零了,那总是不太完美的。虚拟的感情世界亦如是,网恋得久了,感情稳定的网恋男女也会有走入虚拟婚姻殿堂的冲动。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说是“精神的背叛也是背叛”,这显然是从爱情的价值观和忠贞不可替代的角度来考虑的,可是也许是他们混淆了现实和虚拟是来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们不能把虚拟世界搬到现实生活中去,就如同我们同样不能把现实生活搬到虚拟世界中去一样。我想在网络中最理想的境界的是,在网络中是一个“我”,在现实生活是另一个“我”,这应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千万别把他们混淆在一起,但无论是哪个“我”,都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别轻易迷失了自己才好。

其实就我而言刚开始对网络聊天还是抱有很高期望值的,我原想这个聊天的过程应该很有趣,可能是我的心理预期过高,亦或是我本身过于木呐,不适合面对一太冷冰冰的机器聊天,所以当网络成为我们身边情感故事的主角时,我们不得不重新再去审视网络聊天存在的意义了。

这让我想起在网上碰到的那些志同道合者,我们时常感叹BBS上的那些“大腕名流”们就象那一株株挺立在墙头上的狗尾巴草,在虚幻的王国里既矫情且肆意,就如同那个搞笑的周星星同学,无厘头的喊叫着:“come on,baby! come on. baby!“那一颗颗年轻虔诚的心地追逐着,仿佛在做着一件件自鸣得意的事,然而再回头看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居然是愚蠢得那般不可救药!这就是现实的逻辑,道理是那般的简单,没有一点创意,但大家还是要倾心,还是要杀伐。

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在现实还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他对于自己所努力经营的感情,总是期望有个价值的评判,就好比花开了,就等着它结果,如果这朵花中途凋零了,那总是不太完美的。虚拟的感情世界亦如是,网恋得久了,感情稳定的网恋男女也会有走入虚拟婚姻殿堂的冲动。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说是“精神的背叛也是背叛”,这显然是从爱情的价值观和忠贞不可替代的角度来考虑的,可是也许是他们混淆了现实和虚拟是来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们不能把虚拟世界搬到现实生活中去,就如同我们同样不能把现实生活搬到虚拟世界中去一样。我想在网络中最理想的境界的是,在网络中是一个“我”,在现实生活是另一个“我”,这应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千万别把他们混淆在一起,但无论是哪个“我”,都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别轻易迷失了自己才好。

而我还是在那些陈旧的、发黄的、庸俗的话语中流连,尽管我的大脑中不时的回响起至尊宝和菩提的那段著名的诘问:“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这确实是个悖论:当我们穷尽心力地为一段虚妄的感情而振臂高呼时,其实已经沦陷在一个巨大的现实阴影下。那是一种诱惑,但也是一种陷阱。当我们试图让虚拟与现实发生关系时,往往已经包含有某种现实的价值功利判断。而这,无疑已经让虚拟景象本身的魅力大减。

网聊现在已经很是普及了,就连网婚也是稀松平常的了,那就更不要去说网恋了。

不过在心底里还是得承认我佩服那个发明网络聊天的人,他让那些远隔千山万水的人们能冲破时空的阻隔,让那些颓废的、流荡的灵魂找到自我安慰的感觉。我想那家伙一定是长得丑陋而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要不就是见了女孩子就有点失控的主,否则怎么会挖空心思地发明了这样的沟通方式呢?

这让我想起在网上碰到的那些志同道合者,我们时常感叹BBS上的那些“大腕名流”们就象那一株株挺立在墙头上的狗尾巴草,在虚幻的王国里既矫情且肆意,就如同那个搞笑的周星星同学,无厘头的喊叫着:“come on,baby! come on. baby!“那一颗颗年轻虔诚的心地追逐着,仿佛在做着一件件自鸣得意的事,然而再回头看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居然是愚蠢得那般不可救药!这就是现实的逻辑,道理是那般的简单,没有一点创意,但大家还是要倾心,还是要杀伐。

网聊现在已经很是普及了,就连网婚也是稀松平常的了,那就更不要去说网恋了。

而我还是在那些陈旧的、发黄的、庸俗的话语中流连,尽管我的大脑中不时的回响起至尊宝和菩提的那段著名的诘问:“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这确实是个悖论:当我们穷尽心力地为一段虚妄的感情而振臂高呼时,其实已经沦陷在一个巨大的现实阴影下。那是一种诱惑,但也是一种陷阱。当我们试图让虚拟与现实发生关系时,往往已经包含有某种现实的价值功利判断。而这,无疑已经让虚拟景象本身的魅力大减。

所有的网虫都有这样的感慨,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能够给我们带来最大限度的放松,因为大部分的网友是无缘得见的,我们尽可以抛弃身上所有的伪装,也正因为我们彼此都是靠着灵魂去感知对方,至于你在现实生活中什么模样,我大可不必计较,也不必去想,在网络的另一头,你就是勿庸置疑的俊男靓女,我们彼此都有足够的自信和魅力去吸引对方。

别让虚拟的网络搅乱了你现实的棋局。

其实就我而言刚开始对网络聊天还是抱有很高期望值的,我原想这个聊天的过程应该很有趣,可能是我的心理预期过高,亦或是我本身过于木呐,不适合面对一太冷冰冰的机器聊天,所以当网络成为我们身边情感故事的主角时,我们不得不重新再去审视网络聊天存在的意义了。

不过在心底里还是得承认我佩服那个发明网络聊天的人,他让那些远隔千山万水的人们能冲破时空的阻隔,让那些颓废的、流荡的灵魂找到自我安慰的感觉。我想那家伙一定是长得丑陋而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要不就是见了女孩子就有点失控的主,否则怎么会挖空心思地发明了这样的沟通方式呢?

有人说爱情是一场游戏,我们花了整个童年玩游戏,它们也许就是我们玩成年游戏的前兆;还有人说谈恋爱就象是一局棋-----有策略性地移动和反抗性移动,所有的步骤都是为了保持你和你对手的平衡,直到你赢了为止。所以无论是网聊、网恋还是网婚都只是我们在网络上的一种存在方式,一种行棋的步调,至于你是在网聊还是在网恋亦或是网婚,都只能是整个棋局的部分,可是网络毕竟是网络,它永远不可能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所有的网虫都有这样的感慨,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能够给我们带来最大限度的放松,因为大部分的网友是无缘得见的,我们尽可以抛弃身上所有的伪装,也正因为我们彼此都是靠着灵魂去感知对方,至于你在现实生活中什么模样,我大可不必计较,也不必去想,在网络的另一头,你就是勿庸置疑的俊男靓女,我们彼此都有足够的自信和魅力去吸引对方。

别让虚拟的网络搅乱了你现实的棋局。

有人说爱情是一场游戏,我们花了整个童年玩游戏,它们也许就是我们玩成年游戏的前兆;还有人说谈恋爱就象是一局棋-----有策略性地移动和反抗性移动,所有的步骤都是为了保持你和你对手的平衡,直到你赢了为止。所以无论是网聊、网恋还是网婚都只是我们在网络上的一种存在方式,一种行棋的步调,至于你是在网聊还是在网恋亦或是网婚,都只能是整个棋局的部分,可是网络毕竟是网络,它永远不可能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对于每个长期浸淫在网络世界中的网虫而言,对网络聊天可能都不会太陌生,但是不同的人对于网络聊天的态度却是褒贬不一的,究竟网络聊天是“无聊”还是“有聊”,这实在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本文由彩世界1396j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网聊、网恋、网婚【彩世界1396j】

TAG标签: 彩世界1396j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