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肉眼为他下着雨,心却为他打着伞

终日忙碌,很多人和事都如过眼烟云,转瞬即忘。可有些场景,却铭刻于心,如陈年老酒,愈久愈醇愈醉人。她觉得那是她的爱情故事——没有爱的言语,只有爱的感受。 那天,一名外国志愿者没赶上回来的车,不懂中文,在浙东的乡下,又没几个人懂英语,连问路都成问题。大家都很着急。 她打了119。当地派出所极上心,很快就回话了。他却极不高兴,厉声责问她为什么不跟他商量就打电话。 她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委屈,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找个靠窗的位置就坐下了。他安排了两个中国学生下了车,让他们与当地公安部门联系,他们的大轿车继续往前走。 接下来好长时间,她不说话,只看着窗外,眼里浸着泪。旁边的Robert也不知说什么好。他也不说话。似乎没有人说话。整个车里都静下来了。大家看着他。好尴尬的场面。 他走过来,让旁边的Robert坐到其他位置上,他坐在她的身旁。这么长时间,他很少坐在她身旁。 过了好一会,他柔声说:“对不起,我怕中国公安部门找麻烦,这样会对整个考察队不利。” 她不看他,也不说话。 他又说:“你不要哭好吗?”很诚恳的声音。 她的眼泪突然就汩汩地流了出来。 他有点慌:“你的哭让我我受不了!” 她依然不说话也不看他。 他又说:“你怎么才能不哭呢?” 她看了看他。 他的声音愈加温柔,叫着她的名字:“告诉我,你怎么才能不哭呢?只要你高兴,让我做什么都行!” 她看着他,嘴角可能有点无可奈何的笑。 他叫着她的名字,大约是感到她有点缓和,就继续说: “我们说说你的身世吧!你说你小时候曾在田里插秧,是义务劳动吧?” 她摇摇头:“我是个的道的农民的女儿。我小时候家时还有我的地。上大学才收回了。” 他依然叫着她的名字:“那你应该非常出色!我知道一个农民的女儿能走出来要比一个城里人难得多。我一直以为你是从高知家庭里出来的。你说在田里插秧,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你是不是一直学习特别好!” 她笑了:“你是真想知道还是没话找话呢?” “我真想知道!” 她望着他的眼睛,虽写着疲惫,却充满了柔情和真诚。 她以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什么?”­

下午3点,女儿乘的大巴车终于算是到了。我到镇上的时候,她和爸爸正在搬行李箱呢。隔着老远就看见她了,白晃晃的阳光下面,女儿看上去又瘦又孤单。她过得太辛苦了,小时候家里穷,嫁人了条件也不好,快30岁了还在四处奔波,居无定所。我心窝窝的宝,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啊,可她从来不说,一想到这些,我就难受。

“景阳~景阳~”她重复的喊着他的名字,她发誓,她绝对恋上他了…­

7月,女儿突然打电话回来说要回家一趟。自从她嫁人后,每年过年才回家住上几天,就又跟着姑爷匆匆出外谋生。但在农村,过年迎来送往的亲戚多,女儿回来也拉不上几句话,现在回来我反而高兴,娘俩兴许还能多说上几句话呢。

­

仿佛这是一种生离死别,无论我们多么爱对方,都无法一路相伴。书上说,妈妈和女儿的关系是有期限的,我恨这个作者。妈妈已经老了,我知道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想为我做。但我的路,最终只能让我去走。

妈妈,请别再为我哭泣了!我会从这里重新出发。因为我笑了,你才会笑啊。

“恩…呵呵…”­

听.jpg

“知道吗?小坏在十岁之前有着和你一样的身份,可是她从来都不说,被人欺负了她也不说,也不会哭…”陈仰起头,看着刺眼的太阳,微微眯起了眼。“有一天,我被同学们追着打的时候,她立马站到我的前面,说,“不允许打他,要打就打我!”然后,同学们就齐齐的向她打去,而她也没有哭,对我笑着,笑的那么好看…”陈的嘴角微微有了弧度……­

一夜的大雨,在黎明的时候停了。滴滴嗒嗒的雨声,我想起那么多的往事。我曾想过放弃自己,可我一想到妈妈的眼睛,我就不忍心。因为我笑,她也笑,我哭,她也会哭。

我收拾好了行李,准备重新出发。爸爸妈妈已经去了地里,我不敢看到妈妈送我的样子,就悄悄的走了。可站在村子的马路口,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妈妈,她就跟疯了一样,要我等她来送。是爸爸来了,他开着他的摩托车来帮我搬行李箱。

我站在镇上的十字路口,当年就是从这里出发的,现在只是一切回到了原点,再次出发。泪水朦胧中,又看到妈妈赶来了,她停好自行车,扛着一肩膀的东西朝我走来,原来是一袋子玉米。

她眼圈红红的,埋怨我:“走了,也不说一声。”说完她放下东西就走开了,我还在等车,妈妈急匆匆的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面条,裤脚上溅满了泥点星子,这一路她是跑着去的。我合着眼泪吃完了面条。

上车时,妈妈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块塞给我,她说是给我路上买吃的。可她已经60岁了呀,原本应该我孝敬她的年纪,却还要她来为我负重前行。

听到对话的小坏有点失落,原来,是他啊…­

一大早我和她爸就起床了,随时准备接女儿的电话,算准她在镇上十字路口下车的时间好过去接。可到了中午还不见女儿打电话过来,我有点着急了,饭菜早就做好了。孩子爸在路口候着,我还是决定去镇上看看。

妈妈…妈妈…她为了她,为了她,受那么多苦,那么多委屈?她什么都不知道,她都不如别人,可是,为什么什么都不和她讲呢?­

虽然昨天她已经说了会早上出发,可是回家看到她的房间空荡荡的,我就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赶到镇上的十字路口时,她已经坐上了大巴车,可她还饿着肚子呢。我去市场给她端来一碗面条,她边吃边掉眼泪。临走时塞给她一百块钱,她死活没有收下。

什么意思?陈子洋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答应我会好好对陆芽的呀!可是…一直在整分手是什么意思?小坏急的大喊,想冲上去问陈子洋到底怎么回事,却从他的身体里越了过去。小坏失落……­

泰戈尔说:“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

第二天,一夜没睡的她,早早就去了学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摸着桌上刻着的两个字“景阳”。­

当年她离家出去找工作我没有哭,出嫁的时候我也没有哭,可今天我哭了。

小坏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禁吓一跳,看着坐在旁边的陆芽自己更措手不及了起来。她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小坏感觉到了一丝丝温暖。迎着风,闻着屡屡香味,看着她手中的纸巾,小坏笑了,有点甜甜的味道。­

天还没亮,趁着太阳出来之前,我去菜地里锄一下草。玉米长大了,正好掰几个回去给女儿吃,小时候她最爱吃玉米。草才刚锄一半,就看见田埂上有人走来,原来是我亲爱的女儿啊,在清晨的朝霞中,穿过稻田朝我走来。女儿还像小时候那么美,可她看上去有很多心事,帮我浇水,帮我锄草,却一直没有说话。太阳升起前,我们一起坐在田边看着菜苗聊了一会天。

“以后,不开心就哭出来好吗?”男孩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子,笑着说。­

清晨6点钟,下了一夜雨,我和她爸爸在田里看庄稼。女儿打来电话,说她已经上路了,让我们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惦记她。我和她爸爸赶紧赶回去送她一程。

“陆芽,对不起,我只是想保护她。”­

图片 1

此文是2010年6月份文章。大学时期写的。哈哈。

推搡间,妈妈不知道怎么就哭了。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过,我离家去找工作没有哭,我嫁人她也没有哭,可今天,她哭了。

“我不知该怎么和她讲,报怨我为了她活的多惨吗?这不是一个做妈妈的表现,我为了她才活下来的,我就应该为了她,让她过的和其他人一样。”阿姨深呼吸了一下,“到是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她说今年过年要省点钱,不能回家看我了。又或许是因为我老了,再也没有能力能帮上她了。

7月,我打电话回去给妈妈,告诉她我要回家一趟,她在电话里开心的像个孩子。可我不敢告诉她,我离婚了。生活的窘迫,感情的不如意,把我压得透不过气。

回家的那天,车晚点了,一路上不停的接到妈妈的电话,问我到哪里了。我告诉她手机快没电了,就一直没有接到妈妈的电话了,但我能想象她既着急的样子。

下午3点,车终于到了小镇的路口,爸爸在路口的商店外面等我,炎热的天气,他衣服已经汗湿了。我问他为什么不进去等,商店里面有空调。他说,怕错过了我的车。

我和爸爸正搬着行李箱,远远的就看见妈妈骑着自行车过来了。我黑黑的,瘦瘦的妈妈,手臂上的袖套都没有解,就风尘仆仆的赶来接我了。这一刻,我好想扑进妈妈的怀里大哭一场,这世间所有的委屈,仿佛在这一刻都可以倾泄出来。但我没有哭,因为我看见妈妈的眼圈红了。

清晨我听见妈妈出门的声音,最近我一直失眠。小时候我不爱干农活,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想过去帮妈妈做点事。或许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这是难得的一个好天气,最近天气有点阴晴不定。我踏着露水,穿过稻田向妈妈走去。妈妈还像记忆中一样,在清晨的朝霞中,弓着背在菜地锄草呢。看到旁边掰了一堆的玉米,我又想哭了。我想跟妈妈说自己的事情,但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说些什么好呢?她已经老了,我不能让她再操心了。

“有缘自然能在见,来,给你。”他伸手,放在了小坏的手里。­

“小坏?”被泪水滴到自己的脸上,痒痒的,睁开眼,竟然看见小坏在哭。­

“那么…叔叔和姐姐知道吗?”陈子洋问,“知道你住院了吗?”­

又一次被吵醒的小坏不禁有点生气,她微睁开眼,阳光照在那个女孩身上不禁有些刺眼。­

“陆芽,你别玩儿了。”男孩无力的说。­

“啊!雨儿啊!回来啦!累不累啊!”听到姐姐的声音,爸妈都立马跑了出来,又拿包的,又倒水的。小坏也忍不住坐在楼梯上偷偷看着。­

“陈子洋,你爱的是田小坏。”陆芽又一次肯定的说。­

可是,为什么,现在也只有陆芽来找自己呢?想到这,小坏的鼻子又开始酸起来了。“陆芽,没有吗?”一句话把累睡着了的她惊醒,她站了起来,无力的摇摇头。­

“傻瓜~你想成为隐身的对吗?好啦!你现在已经是啦!”他在小坏的肩上拍了一下,坏坏的笑了一下。­

“我知道,我知道!我恨她,可我永远都恨不了她,看她每天被人家嘲笑,欺负,我心里有那么想揍那些人,可是不行,不行,永远你都会冲在她的前面,帮她挡住那些风雨,那我呢?你有看到我的无奈和痛苦吗?不要总是把我想成个坏女人,好吗?”陆芽有些哀求…­

看着别人总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心里特郁闷,不就自己胖点丑点笨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唉,可惜,说不介意有人信吗?小坏无聊的边走边踢着小路旁的石子。­

“说阿姨说的那么有道理,自己还不是一样…?刚关上门,陆芽冷冷的走过陈的身边说道…­

“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他笑笑…­

“啪~”陆芽一巴掌打到那个男生的脸上。“我过分?被我看到那种场面你还说我过分?陈子洋,小心我找人废了她!”陆芽恶狠狠的看这对面的男生。­

“好了,我帮你实现啦!那我三天后在来找你啊!拜拜…”他像她挥了挥手,便消失了,一眨眼~­

“没关系,不知道她又去哪里疯野了!我们先吃。”妈妈帮着姐姐盛汤。­

“对不起,小坏一直对我说,要我好好对你,可我却做不到。”­

“为什么会看不见你?”陈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不可以再消失不见,不要在离开我,不能在不管我的感受了,好吗?”陈在她的耳边轻轻说。­

小坏开始笑了起来,先是微笑,后来笑出了声,再是笑到没声,泪不禁的流了下来。是啊!自己竟然这么渺小,自己没有来上课,老师,同学都没有发现。是啊!自己的母亲都不关心她有没有回家,更何况学校里的人呢?­

“是啊!阿姨,我也会帮忙找的。”陆芽握了握妈妈的手,笑着说。­

“啊!?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小坏循环的看了看四周,最后肯定觉得前面的帅哥是在跟自己讲话。­

“不要说这种话,小坏就是小坏,和你们的爸爸没关系!”陈他转过身,看着湖面,有些刺眼…­

女孩子哭很正常,小坏自己也很爱哭,可是陆芽她从来都没有在外人面前哭过,她一直像刚刚之前一样,显的那么彪悍,从来不服输,有着***老大女儿的身份,别人对她也若即若离。陆芽平常对自己不怎么样,从来也没有说过话,自己对她也没有什么好感,可是,看着她哭,就像看到了自己一样。一样那么的孤独…­

小坏拿起包包,擦掉眼泪,正大光明的从老师身体里走过,离开了教室。­

“你这只小懒猫,只知道搞破坏,快回你的窝去。”妈妈听到猫叫,立马冲了出来,纠起它就塞进它的窝里。妈妈穿过自己的身体,望了下门外,便关上了门。­

多么悲伤的气氛啊!可是小坏却完全楞住了。陈子洋爱着田小坏?而田小坏就是自己啊!那么,如果是真的话,她每次都和他讲那些话时,他怎么都…答应呢?­

“知道,他们也很着急,可惜…”妈妈垂下头…­

“你…看得见我?”小坏吓的缩回了手,却被陈子洋紧紧抓住。­

“我没玩儿,我恨她,我恨死她了!”陆芽咆哮…­

“恩…不累。妈,小坏呢?”姐姐拿着水杯到处循环着找,也没找到她的影子。­

“叮……”上课了,老师进了教室,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拿出书本开始认真的记笔记。­

“陆芽!你别太过分了。”男的跳起来说话。­

“妈…妈…”小坏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煞白的妈妈,难过的喊着。­

“你就像一只高傲的天鹅一样,我不喜欢别人总当你是公主,所以我不会当你是公主,我只当你是其他人一样。”小男孩冲着小女孩大喊。­

当晚,小坏哭了一个晚上,她已经习惯的抱着自己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哭泣…而现在,自己是隐形的,连眼泪掉下来都没有痕迹安慰她自己,她便更加狠狠的哭。­

“景阳,谢谢你。”小坏握紧手,冲着他的背影喊到。­

“那么,我呢?我才是你女朋友呀!你有真的关心过我吗?真的爱护过我吗?你宁愿做那些恶心的事让我和你分手,除了这样,你有跟我说过什么吗?”陆芽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她根本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

“那么,我还能见到你麽?”­

“还生气呢?”嘻笑的声音打断了小坏的呆想。她站起身,四处寻找那丝身影。­

“坏,小坏~”妈妈也喃喃的喊着…­

“小坏,小坏,你到底在哪里啊!?”陈子洋累了,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他找了一个晚上,可是还是都没找到。­

“他是谁?他讲的是什么意思?”陈子洋站在她身后问。­

“朋友?那他给你什么了?”陈有点吃醋。­

“为什么?”陈子洋冷笑,他无奈的摇摇头,“因为,她是田小坏!”­

可是…陆芽,不是不喜欢自己的吗?小坏还记得她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匆匆忙忙的敢进教室时,不小心撞了她,还差点被她的保镖拉出去打,而那时候只有一个男孩子站出来帮她讲话,才让陆芽开口说不的。那个男孩就是--陈子洋。她也敢肯定陆芽是那时候爱上陈子洋的,也是那时候开始讨厌自己的,虽然陆芽从来不说也不做给大家看。­

这样一句话,让画面定格了在那么一瞬间。­

“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一个想法,只有一个哟!”帅哥俏皮的眨巴着他那双大眼睛。­

要跟她说什么?­

“是啊!傻瓜~”帅哥笑着揉着她的头发说。­

本来觉得没意思的小坏想坐下来睡一觉,却看到陆芽蹲下身来,小声的哭了起来。­

“然后呢?就喜欢上了她?”陆芽惊异的问。­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要不是接到老师的电话,我想我也会到学校去,小坏昨晚也没有回来…”妈妈幽幽的说。­

“恩…他把你给了我。”小坏红着脸说。陈子洋愣住了,一瞬间将小坏抱住。在夕阳下,一幅温馨的画。­

后续…­

“你在放屁吗?”一女的吼到。“滚到那个女人身边去啊。”­

“陈子洋,我只会为你改变,我可以改变的。”陆芽冲着他背后喊去,然后,坐下身,哭泣…­

“阿姨…这并不重要,如果你还好,我们得先走继续去找她了。”陈子洋站起身说到。­

“好…”没有一句责怪,没有一句逼问,好安心,真的好开心。­

是啊!为什么?小坏也想问啊!­

“爸妈,我回来了。”刚喊完她就后悔了,因为她忘记她是隐身的了,所以,讲话也会听不见吧…她自己这么想着悄悄的开了门,走进屋去。­

“是雨儿吗?”妈妈从厨房间透出头来,看了下客厅。­

妈妈?住院?妈妈,妈妈!…­

“真的好希望自己是隐形的啊!”小坏总是这样想着。­

“你怎么…?”妈妈和陆芽都惊讶。­

“恩…”叫喊声把睡在另一旁的小坏给吵醒了。陈子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

“傻瓜…”­

“那小坏呢?等等她吧!”姐姐也站起身帮忙盛饭。­

“不!就是因为爸爸抛下田小坏,不要她,所以你才要保护她的,对吗?”陆芽喊到…­

“那我再去找找,你先回教室上课吧!”说完,男孩转身离开。­

­

“阿姨,你为什么不说,你为了小坏自己去打工赚钱让她上学,你为了她每次都和叔叔吵架而被打,你为了她在家的地位每次去讨好姐姐,等等等等…这都是为了谁啊!为什么就不能跟她说,不要让她再误会你了呀!”陈子洋一口气的说了说来!­

“啊!?啊!?是吗?”小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着他的手穿过了自己的身体。­

“笨蛋,快出来啊!班上的人都急死了,你出来,她们说以后都不说你胖说你笨了,小坏,你再不出现,你妈妈就不要你了哦…”陈子洋一个人在那说着,他说累了,爬着睡着了。­

“景阳?”小坏站起身,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靓眼男孩。­

“那么,我走了。”­

“喂~什么?医院?你们是怎么做事的?等着,我来了。”陆芽擦掉眼泪,站起身,“陈子洋!田小坏的妈妈住院了,我在校门口等你。”挂了电话,陆芽快步离开…­

“什么事?”陆芽问。­

其实景阳的确什么都没有给她,因为她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

“阿姨,你没有告诉小坏吗?”陈子洋说。­

“今天是第三天,相信你找到了自己心里一直想要的东西吧!隐身给你带来的东西恐怕这辈子你都不想要了吧!”男孩笑着说。­

看着陈子洋离开的背影,小坏禁不住掉下泪来。她走过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伸手想抚妈妈那苍白的脸,可是,却又穿了过去。妈妈的脸转了过来,看着窗外,那空洞的眼神让自己的心纠结着。­

当晚回到家,也避免不了挨批,不过现在她的前面有了个护花者,她也不怕了。而妈妈最终也跟叔叔离了婚。她们潇洒的离开了那个家,也开始她们的两人世界,过得辛苦也幸福。­

“恩…失去真的很可怕。在眼前却得不到更可怕。”小坏严肃的说。­

小坏也不想管,这关她什么事啊!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的将纸巾偷偷的放在她等桌上。­

“陈子洋…我看着你呢,对不起,让你这么累。”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她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微微笑了起来。­

“陈子洋~那如果是我被爸爸抛弃呢?你就会喜欢我了吗?”陆芽天真的说。­

“登登…登登…”­

妈妈可以听到声音吗?小坏有些失落。“喵~”的一声,一只猫从她的身体穿过,跳在了她的脚上,哦,不,是透过了她的脚。­

小坏失望的看着妈妈的背影,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又笑了,“景阳真厉害~”这样想着匆匆的跑上了楼。“爸妈…我回来了。”­

“因为,妈妈说,哭哭不是好孩子。”­

“嘿~不开心吗?”突然跳出来的声音吓到了小坏。­

“呵呵呵…”嘻嘻哈哈的声音,大部分的学生都进了教室,而陆芽已经整理好自己,在那边认真的复习功课。小坏不禁有点佩服她。­

“阿姨,您别担心,小坏不会走到哪里去的。”陈子洋倒了杯水给妈妈。­

然而有一天,有个帅小伙站在了我的面前,笑嘻嘻的说“我可以帮你完成一个梦想哟!就一个哟!”那么我能找到那些爱我,疼我的人吗?­

“陈子洋…我是后来才知道她就是田小坏的。”陆芽抱歉的说。­

“有,你的骨子里就有!”小男孩甩掉小女孩的手。­

“哎?这边也没有啊!那个死丫头竟然给我翘课!”­

“为什么呀!?”小坏害羞的躲了躲他的手,红着脸问他。­

“对不起,阿姨,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可是我每次看见小坏在河边哭泣,我就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什么都不敢跟你讲,你们母女都不说心里话的,对吗?”­

“唉…田小坏,你真的搞失踪啊!这边都没有…”女孩有点沮丧,顺着树也坐了下来,头靠在树上,手放在一边,看似什么都没有,却覆在了小坏的手中。­

“啊!小坏啊!没回来呢!咱先吃饭吧!吃完了你就去休息!”妈妈立马转身进入厨房端菜。­

为什么?事情怎么突然变得这样了?小坏以为只有自己知道,可是,原来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妈妈说我不是以前的小公主了,所以,我也没有哭啊!”小女孩笑呵呵的说。­

“那个…我可以先知道你的名字吗?”不知道是他帅气的外表,还是太久没人跟她讲话了,她特别的高兴。­

“你要去哪?”­

“陆芽,随便你知不知道,你用你爸爸的名号已经嚣张惯了,所以,你还是过回以前的日子吧!看,装成好学生,也没有哪个老师和同学愿意跟你接触!变回去吧!你改变不了任何事实!”陈说完转身离开。­

“知道吗?那天是他爸爸离开她的日子,是她失去任何一切的日子,是你得到她一切东西的一天,是你在指挥着打她的那一天!”陈有些激动,声音拔高很多…­

“你…好,算你狠!不过你说过的话不要忘记了。”那男的孬的转身离开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爸爸…他…不要她?抛下她?依稀间想到小时候爸爸抱着她玩,给她买好多好玩的,好看的。可是突然有一天,爸爸推开妈妈,门都不关,愤然离开的背影…是吗?他不要她和妈妈,所以,他要陆芽了?­

原来,陈子洋什么都知道…­

“笨蛋,就是因为你从来都不哭,像天鹅一样总是昂着头。”小男孩蹲下身帮她擦着脸上的污渍。­

“吧嗒,吧嗒…”眼泪控制不住的一滴一滴掉了下来,真是讽刺,别人的女儿永远都比自己家里的好啊!小坏擦了又擦那流不断的眼泪,转身,上了楼。­

当晚在回家的路上,小坏兴奋的一直在路上试探着自己是否真的隐形了,连连把几个经常欺负自己的女生吓的逃跑了,小坏则兴奋的在一旁笑的前辅后仰的。­

“为什么?陈子洋会喜欢田小坏?”听着他这么讲的陆芽显的平静多了。­

“还是…麻烦你们了。”妈妈欠了欠身。­

“陈子洋,你喜欢田小坏,对吗?”陆芽轻轻吐了一句。­

什么叫她们的爸爸?这是怎么了?他们在说什么呢?小坏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陈子洋,看着他满脸纠结,自己的心“咯”的疼了一下。­

“没有,我从来都没有高傲…”小女孩娓娓诺诺的说。­

“陆芽!是你自己要求帮忙找她的,我没求你,别把气撒到她身上去!”陈子洋有些生气,看着眼前的女孩,他更多的是无奈。­

小坏有点说不出来的感伤,平常大家即使再不喜欢自己,也会找自己来寻开心,可自己隐形了,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也空落落的了。­

她不知道去哪里,就这么瞎逛瞎逛的走到了小湖边。为什么每次都会走到这里呢?小坏难过的想。她坐了下来,靠在大树上,想拣起石子往河里扔,手却穿过了石子。OH~~~现在的她什么都做不了。不是她的东西,她什么都拿不到了。­

“呵呵…你真可爱,叫我景阳好了。”他噗哧笑了起来。­

“一个朋友。呵呵…”­

本文由彩世界1396j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肉眼为他下着雨,心却为他打着伞

TAG标签: 彩世界1396j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