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戒爱情日记(二)--当望着天空流泪的时候彩世界

《只想爱你》

走出书店那一刻,我恍然,不知不觉的,天,竟然黑了,还飘着雨丝。潮湿而略带土腥味的空气充斥着四周,远处的路灯昏暗而迷朦,像晕染了的混合染料,又像伤心女子流下了泪水弄花妆容的脸颊。微凉的风将我的发梢吹向脖颈里,我紧了紧衣服,伸出左手,轻轻握住右手。曾经有人说过,懂得用左手温暖右手的人,是在努力抗衡寂寞的梦魇。
  刚刚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大伙自毕业以来各奔东西,许久未见。常言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尽管大学里也结识了不少好友,却总感觉少了高中时的那份纯粹。难得有机会聚在一块,自然相谈甚欢,难免要抱怨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一直到傍晚时分,风骤起,山雨欲来,才各自散了。偏偏在等车的空当,发现了这家小书店,装潢朴素,不惹眼,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本是随意的看看,却无意间看到了几米的新作《星空》,立即便买下了,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一睹芳容。
  封面依然是简单饱满华丽而低调的图画,印着几米的话: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光。孤单时,仍要守护心中的思念。
  那时候,未来遥远而没有形状,梦想还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我常常一个人,走很长的路,在起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仰望星空,我想知道:有人正从世界的某个地方朝我走来吗?像光那样,从一颗星到达另外一颗星。后来,你出现了,又离开了。我们等候着青春,却错过了彼此……
  单纯而复杂的故事,唯美细致的插图,我沉醉其中。我想,故事中的女孩是幸福的。至少,在山里的夜晚,她和少年一起看到了美丽的星空。我想,我也是幸福的。尽管我做了最大的努力还是不能和他在一起但是,上天给了我机会爱上某一个人,已是眷顾。
  仿佛眨眼之间,两小时悄然而逝。
  雨夜,我静静的站在书店门口。这时侯已经很难等到车了,我只得徒步去下一站。雨帘如织,在风中斜曳纷飞,细细密密地飘落地面。零星有行色匆匆的路人撑着伞在雨里穿梭,使得街头平添了几分清冷。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串音乐,仿佛从远处被风吹来,又将被风吹走一般。
  我终于还是说了一句我爱你
  还记得那个微凉夜里天空正下着小雨
  心跳的声音像舞动奇迹
  你看着我说千万不要爱上你
  因为你只会让我伤心别傻了快点喊停
  你那么冷静忽远又忽近
  我知道我对你来说也许太年轻
  我想我猜我问我终于了解
  原来为爱流的眼泪也是种甜蜜滋味
  ······
  ······
  我站在书店门口,看着丝线般的细雨,听着恍如隔世的歌声,竟出了神。
  有个笑起来很甜的女孩子过来问我是否和她同路,可以和我共撑一把伞。她的伞很精致小巧,粉红色的,还有蕾丝花边。被一个男孩撑着,看样子是她的男朋友。雨珠顺着伞骨滑下来,濡湿了男孩的肩臂,女孩没有看到,男孩也好像不自知似的。灯光下,我看着她忽闪的大大的黑眼睛,以及余光中男孩脸上略显为难的表情,微笑着有礼貌地拒绝了。
  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透过迷朦的雨帘,我看到男孩手中的伞,不自觉的,有节律似的,悄悄移向右旁的女孩。突然间,好像风向有了转变,雨水,湿了我的脸。
  我准备去下一站了,毕竟,我该回学校了。不管是否还在下雨,不管我是否有伞,我都得去下一站了,因为这一站,我已经错过。
  一阵嘈杂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循声回过头,安静的书店竟炸开了锅,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低着头,手里拿着一本书,周围目光如炬,男孩的腿颤巍巍的。
  “现在的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羞耻。”一个看起来颇像学者的中年男人说道。
  “哈哈!现代版孔乙己!”一个衣冠楚楚貌似成功人士的男子讪笑着附和。
  “别说了,这孩子也怪可怜的,怕是把买书的钱弄丢了不敢跟家里人说。”提着包的女人说着握住男孩的手,笑容可掬,“来,给姨看看,想看什么书,姨给你买!”
  女人看到了,书店的人都看到了,我也看到了,和我刚才买的一样,是几米的《星空》。
  女人脸上的笑容没了,反而有些失望的神色,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她认为男孩手中应该是某门学科的辅导书或者作文书之类。她并没有照之前所说的帮男孩买下那本书。而之前发话的两个男人,正诡笑着,饶有兴趣的看着女人如何收场。周围的人也窃窃私语着,嗡嗡的听不清说什么。
  “请大家安静一下。”胖胖的店长终于开口了,书店也恢复了安静。
  店长把手伸向男孩,男孩不动声色的递还了书。
  “算了,看在你初犯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店长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男孩,“喜欢看书,拿钱买嘛,偷东西可不好哟!”
  男孩仍是一声不吭,低着头逃离似地走出了书店,撞到了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我。
  “对不起!”男孩抓着头发,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笑笑,“没关系的。”
  男孩终于抬起头,脸上挂着干净的笑,他好像并不知道我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男孩撑起了伞,准备离开,不知怎的,又看了看我,“姐姐你没带伞是不是,用我的吧。”说着把伞递给我。
  “不用”我说,“那样的话,你岂不是你没伞用了?”
  “那,要不我们一起打?”
  我想了想,笑着点了点头。
  一路上男孩都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僵局,两人静静地走着,听着雨声。
  “世界虽然繁华美丽,对我而言,竟是朦胧不真实。纵然受尽委屈,我也要努力,保持风度吗?”男孩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几米的这段话,被这个十六七岁的男孩说出来,依然充满了无奈和悲凉。我虽不解其中故,却能感受其中味。
  “成长是一朵坚强而忧伤的花,又寂寞又美好。”我说。
  男孩扭过头,有些惊喜,“姐姐你也喜欢几米?”
  “嗯!”我说。
  又是沉默。
  “可以了,你回去吧,我刚才看出来你和我不同路了,谢谢你送我过来。”
  男孩有些惊讶,“姐姐我再送送你吧,你上了车我再走。”
  我笑了笑。男孩被我的笑弄得有点莫名其妙,但很快明白了,“原来雨停了啊!”男孩一边收伞一边看着天,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是的,雨停了。真的停了。
  “你快回去吧”我说,“谢谢你哦,再见”
  “等一下,姐姐!”男孩叫住我。
  “怎么了?还有事吗?”
  “姐姐,其实我在书店里就看到你了,你看了很久的书。”
  我有些惊讶,一时说不上话。
  “姐姐,我以后再也不偷东西了。”好像怕我不信似的,他还加了一句“真的!”
  “嗯”我说,“我相信你”
  “只是······”我继续向前走着,“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吗?”说罢,我又停下来,看着男孩的眼睛。
  男孩的眼中飘出一丝羞赧,抿着嘴唇,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说。
  “不方便说就算了”我笑了笑,不知道是想缓解他的尴尬还是自己的尴尬,“那,再见咯”我小幅度的晃了晃手。
  男孩却一声不吭地跟在我身后,保持着不远亦不近的距离。我故意加快了脚步,男孩立即加了速度。到站了,我停下等车,男孩竟也停下了,静静地站在我身后。
  我回过头,想问问他想怎么样,男孩一脸的歉意,让我欲言又止。
  “姐姐”男孩说,“其实我没偷书,没有偷······”
  我觉得男孩在说谎,但不敢肯定,又隐隐感觉到男孩有苦衷,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只好保持缄默。更何况,我已不是喜追根究底之人。曾经,我以为什么事情都要剖析得支离破碎才算有一个结果,所以凡事必求一个答案,结果是别人为了难自己也没省心。而事实上,有很多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即使有也无需刻意深究。比如说,为什么爱神丘比特手里拿着的不是玫瑰而是箭,没有人会很认真地去追根溯源地探讨研究,最多不过说一句,大概是要告诉世人只要有爱就有痛吧。
  “我相信你”我拿出刚刚买的《星空》以及一直放在包里的《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递给男孩,“送给你,喜欢几米的朋友。”
  男孩稍稍迟疑了一会儿,接过了书。我似乎觉得男孩的呼吸有一点急促。
  “姐姐我都告诉你吧,我······”男孩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声音颤颤的,还略带哭腔。
  隆隆声由远及近,人流微微涌动。
  “不用了,我相信你不是存心要偷东西的,我先回去了,再见,你也早点回去。”
  匆匆说了这句话,我上车了。
  没有听到男孩的解释,就当是天意吧。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在见到他了,缘尽如此,确实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不知为何,我的心一下子豁然起来,莫名的。
  车上,我向窗外看去,黑夜中,霓虹绮丽,一片旖旎。

七"不要转移话题……在哪里?""很恐怖的….他们都很恐怖的,哥…""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把你丢在这裏….""……那是为你好…""我很擅长打架.^-^"泰成哥很固执,他两根手指把我夹得更紧了……"那是一栋白色房子……你从这裏一直走,大概走10分钟左右,左边就是了…….应该很容易会看到那栋房子,因为它总是很嘈杂…."泰成哥默默的快速的走著."哥……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不行.""你对每个人都这麽凶吗?""不是.""那麽……只是对我这样吗?""不是,我…""?""……我只对一个人笑."我们又沈默了….……….快到Sunny的房子的时候,我终於鼓起勇气小声的问了:"那个…那个人……是你以前爱著的人吗?""我以前爱著的人?不是,是我自始自终永远爱恋著的人……….……是这栋房子吗?"我还有很多话想要问哥…….可是…….泰成哥已经打开了房子的前门,把我推了进去……我好想问他,她是谁…….她多大了…….他们是怎麽认识的………然而…….这些问题……我一个都问不出口………刚才泰成哥回答我的时候……那声音………听起来…….是那麽的悲伤……….刺耳的的音乐声仿佛震得连我们脚下的草坪也在颤动…….我听到很多韩国人的说话声,尖叫声,大笑声,还有口哨声…….夹杂著sunny疯狂的呼喊声…….他们中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悲伤,痛苦,不幸是甚麼东西……."别紧张."泰成哥对我说…虽然他的话并没有带任何特别的感情,可是,仍然可以让我有勇气擡起头来…"哥,你为什麽要来?因为sunny吗?只是因为她让你生气吗?""嘿^O^我也想来玩玩"大家因为泰成哥的话都突然静了下来……我感觉到泰成哥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到了门口这边了…….我猜他们一定都聚在客厅…."…….什麽?他是谁?新来的吗?"一个家夥的低语飘入我的耳朵."我叫他来的.^-^噢娜韵也在这裏?哈哈,哥,你来拉!"我感到sunny好象在试著不被气炸…大家都在相互猜测低语……"嘿!Sunny,他是谁?为什麽李娜韵会跟他在一起?你认识他吗?喂,把他介绍给我们吧~!""woooo~!""呵呵,说起来李娜韵怎麼来这裏的?"我想,如果我再呆在这裏的话…我可能会更生气…….更…伤心……我扯开泰成哥的手……可是…….他反而把我拉进客厅裏去…."如果你邀请了客人,就应该把气氛搞好……如果你不会搞气氛,那就跳舞…如果不会跳舞,那就唱歌…….你们这些人生来干什麽的.^-^"又是一阵急速的沈默."哥,我想你大错特错了…喔….哈哈,哥?你以为我做错什麽了吗?^-^嘿,你是傻的?你真的以为我叫你来是想好好款待你吗?真是自大的家夥.……哈哈哈哈哈……嘿,你们,都过来……你们想不想看打架?"Sunny的声音充满了怒气.八"sunny停止吧….""李娜韵,想让我帮你叫安宗翰来吗?^O^""sunny….我们是朋友啊…""呵呵…你们听到没有?她说…我们是…朋友!哈哈哈!"Sunny的朋友慢慢的包围了我们……他们沈重的呼吸声令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在他们的笑声中……泰成哥一直没有说话,仿佛他也有点被吓倒…….哥,你要怎麽办?怎麽办….怎麽办……."嘿,看看这个混球……他看起来好象小白脸!兄弟们,你说他是男人吗?嗯….他一定是个同性恋!兄弟们,你们想不想看看?"其中一个家夥大声叫著…其他人都笑起来了,还吹著口哨."Jason你看著办.我会处理别的."Sunny用冰冷的声音冷淡的说…我突然跳到泰成哥的前面,大声说:"你们疯了吗???我要叫警察了!!""啊….!!>_<你要叫…警察??>_<噢天啊!!!我——好——怕——啊!"Sunny的一个朋友嘲笑的说,大家又再次爆发出疯狂的笑声."由他们去.读中学以来,我还从来没见过这麽幼稚无聊的人."泰成哥冷冰冰的声音,令那些人有一点点胆怯…可是…在sunny的吆喝下,他们又恢复了嬉笑,吹口哨."嘿,既然李娜韵看不见….嗯….喔我们还可以让她也变聋!!""喔~对啊~好主意!""嘿>_<女生退後一点!!>___<哈哈>_<""不行!!你们!!不要!!"有人拉著我的头发想要把我拉到花园…………………………………….…………………正当泰成哥被一群男生围攻的时候…….一声大叫响切天际……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砰!!门突然被打开了………"你们这些该死的家夥在干什麽?"安宗翰暴怒的声音压住了所有的声音……sunny的朋友全都被吓住了,非常听话的去做他吩咐的事……"……….宗翰,快点过来.有个混蛋来这裏捣乱.""谁啊?该死的.李娜韵怎麽会在这裏?Sunny,你请了她吗?""宗翰,过来~你今天不太高兴是吗?^O^我给你一个发泄的方法~^O^"安宗翰的声音慢慢向我们*近…….我的心跳得从来没这麼厉害过……我所知道的最恐怖的生物…….或者…….不单是我……可能这裏的每一个人都一样……………………………………我害怕得浑身发抖………忍不住伸手去抓泰成哥的手……………………突然……………安宗翰的一句话,让我停住了动作……"泰成哥….?"哥看了他一眼,冷笑著说…."宗翰,你最近没有被人打对不对?很好,要不要现在来试一下?^-^""……真的是你吗,哥….?你….你怎麼会在这裏?""""该死的!都过来!!"那些刚才被安宗翰的大喝吓跑的人…………发生……什麼事了….?泰成哥和安宗翰认识….?那麼………."宗翰?怎麼拉……?你认识他???"Sunny小心翼翼的问……"很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安宗翰!你在说什麼!!他不过是个垃圾,干吗向这种垃圾说对不起!"Sunny生气的说……那群家伙又在旁边议论纷纷.

我终於还是说了一句我爱你还记得那个微凉夜里天空正飘着小雨心跳的声音像舞动奇迹你看着我说千万不要爱上你因为你只会让我伤心别傻了快点喊停你那麽冷静忽远又忽近我知道我对你来说也许太年轻我想我猜我问我终於了解原来为爱流的眼泪也是种甜蜜滋味只想爱你当我和你走在一起就已经决定不看不听不问也不会放弃是你让我了解自己可以为爱那麽坚定只想爱你好想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我知道我偶尔有一点任性不管你做任何决定究竟爱我还是逃避sorry 我还是不会放弃爱你我终於还是说了一句我爱你还记得那个微凉夜里天空正飘着小雨心跳的声音像舞动奇迹你看着我说千万不要爱上你因为你只会让我伤心别傻了快点喊停你那麽冷静忽远又忽近我知道我对你来说也许太年轻我想我猜我问我终於了解原来为爱流的眼泪也是种甜蜜滋味只想爱你当我和你走在一起就已经决定不看不听不问也不会放弃是你让我了解自己可以为爱那麽坚定只想爱你好想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我知道我偶尔有一点任性不管你做任何决定究竟爱我还是逃避sorry 我还是不会放弃sorry 我还是不会放弃

我送了很多很多张CD给你,那里刻着我喜欢的所有歌曲,可你却说,是不是只有你这种无聊的人才听这种歌啊?

我的心痛病又犯了,每每这种时候,我随时随刻都有想哭的感觉,你却对我说千万别为你流泪,为你伤心,不值得,原来你连知道我为你惦念的勇气都没有,你该是一个多么自私而懦弱的人啊!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陪在你的身边,可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说你很忙,没有时间给我,我盼着,等着,我真的快放弃了,可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这十年的感情,我们经历的那么多,难道我都是白白地在等待?晚上的时候,我望着夜空,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是生活的苦,是生存的压力,还是你给的伤心?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好难受,我真怕哪天自己没有那么坚强,会走上绝路,我已经选错过一次了,我不想再错一次。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决心不再和你联系,宁愿让自己独自一个人心痛,可是我的脆弱却一次又一次让我戒不了这份爱情,心痛总有停止的时候吧?当我不再心痛,我想我也不再爱了!

本文由彩世界1396j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戒爱情日记(二)--当望着天空流泪的时候彩世界

TAG标签: 彩世界1396j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