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隐衷门麻芋果奶奶(意气风发卡塔 尔(英语:

刚才发现,这贝壳村里的天气,有点阴盛阳衰:姑姑们,奶奶们很多,不过,最多的还是姑奶奶!姑奶奶一多,就象那红楼梦的大杂院,热闹啦!

我自己是个女人,所以,我觉得,女人,是个很有意思的生物,是个可爱与可恶的混合体:美丽的妖女和可憎的妖怪。呵呵,得罪各位姑奶奶彩世界1396j 1

那个时候我结束了一段婚姻,到外地飘荡了一年又回到原点。每天在一个安静的办公室里,写无所谓的文字,看杂七杂八的书。
所有的梦想在现实面前鼻青脸肿。
有一次跟女儿去公园,碰到同事聊了几句,觉得飘飘忽忽好像在一个陌生的世界。看天上高远的云,觉得云也比我自由。
我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吴梦佳”(取无梦才会更好之意),写了文章《杨澜之于木子美》,维护木子美和竹影青瞳。
那篇文章竟然现在还能在网上找到!
我们一天天长大,互联网一直都在那里,只是更青春。

不过,且慢,本人也是女的,只是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于是想深究一下这隐私门和姑奶奶的“骚扰案”。

结论是:男人和女人在各方面存在着不同:他们的沟通方式不同,他们的想法和感觉不同

附2004年旧作****:****杨澜之于木子美
  
  在曾经沸沸扬扬的吴征杨澜事件中,杨澜的表现很不简单。面对一层甚于一层的揭批“吴征文凭”与“杨澜传奇”的声浪,杨澜可以得到主流媒体为其护法(至今主流媒体没有正面报道此事的文字),采取了设“警察”网址、要求国内某些媒体道歉、发律师信给海外媒体等行为,在主流媒体上依然保持从容不迫,风度优雅的形象,义正辞严地驳斥那些“攻击”、“匿名”、“栽赃”的“懦夫”。有人甚至猜测,“她有调动政治资源的力量”。杨澜的表现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在这次事件中杨澜并不是一个弱势的角色。
  不由想起了处于另一个沸沸扬扬的事件中的女人:木子美,还可以加上竹影青瞳。
  对于木子美与竹影青瞳,媒体或个人对其的“讨伐”虽然声势浩大,但是深度与针对程度,并不及吴杨事件,然而木子美的辞职与被封杀(BlogChina在首页取消其连接),竹影青瞳的缄默与辞职,却给我们一种感觉:木子美和竹影青瞳,更象勇敢地张开美丽羽翼的孔雀,面对讨伐,尽管或许个人内心坚定,却仍是孤独而柔弱的。
  为什么杨澜在讨伐中是强者,而木子美却是弱者?为什么主流媒体可以做杨澜的护法,而对木子美更多的是义正辞严的指责,或者再加上一点对予弱者的同情?
  不能简单地说,杨澜的个人实力比木子美强大。同样作为一个女子,即使由于阅历或知识等的差异,在事件中个人表现可以不同,但其所处强弱位置应该并无大的不同,更何况,诚信之于性自由,对前者的质疑更应具有公共空间的性质和影响力。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杨澜与木子美强弱的不同?我们有下面几个问题可以讨论。
  一、杨澜经营的社会化与木子美经营的个人化
  杨澜是乖巧的,乖巧表现在她经营自己的方向。
  作为女性的杨澜是美的,形象、气质、话语习惯,无不体现其修养。修养是什么,中学课本里告诉我们其实修养就是一种控制能力。而身体理论认为,修养是一种“计划的自恋”,是根据社会强加的法规对身体(个人)进行自我投资,是一种身体(个人)日益驯服于公众伦理的过程。杨澜的张扬,是一种公众价值观认可下的张扬;杨澜的个性,是一种自觉置于价值符号之下的个性。
  作为节目主持人的杨澜是成功的。她的成功,一方面表现在个人的才能、个性的恰当运用与发挥,另一方面,是对中央电视台的意志的自觉的服从。一个名叫Joan Maltese的美国人曾在cctv9工作了一年半,她记录、撰写了自己在那里工作的经历和感受,写那些工作人员新闻价值观念、工作态度上“无言的一致的见解,默契”与“顺从”。所以,杨澜的成功,不能简单地说是一个新闻人的成功,而是她做到了服从中央电视台意志与少许的“合法”的张扬的完美结合。用身体理论的语言说,是一种对美的控制性的、功能性的颂扬,
  作为商人的杨澜也是成功的。非常有效地利用名气,恰当地包装,都是成功的因素。我们在这里不是质疑杨澜的成功,而是指向成功的内涵。《凭海临风》的价值在哪里,那大片的空白,并无多少专业审美性的照片,没有深层蕴涵的文字(不知道读者以为和木子美与竹影青瞳的文字相比如何),有多少东西可以与时间共存?她在恰当的时间出现,恰当地地利用了名人效应,自然有合理的营利。
  杨澜经营自己,在一种公众认可的价值体系下,“在秩序的舞台上跳舞”,在体制下发挥,就好象八股取士中那些优秀的进士,也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对于个体意义来讲,却又是一种自觉地扭曲,一种变态(改变生命原态)的得意。
  无论如何,在社会意义上,她是成功的。她是被多数人认可的。她赢得了支持的力量。
  木子美所经营的,也是自己,但是却是以本我为参照的个人化的经营。马尔库塞认为,本我是人的无意识领域,也是最快乐的领域。
  作为女性的木子美也是美的,尽管媒体对她太苛刻,连“有气质”的评论也不很少给她。我看到最正面的评价,是网络上用“无邪的笑”注释木子美的一张照片。但是她说“如果我算长得丑,那么多男人还会前赴后继?”就我个人而言,看到她的面向蓝天的眼睛,看到她张扬着那张并不完美的脸时的自信,我不能不说,有一种东西打动了我。身体理论认为:当女人承认首先给自身以快感,在自身获得快感,除了她自己的意象外没有任何其他欲望或超验的东西时,她才是最完美的,因此也最具有诱惑力。木子美那一意孤行的性爱与写作作风,那种快乐的自信,不能不承认也是一种吸引力。
  木子美的经营,是一种个人化的经营。她的文字是个人化的。尽管有人猜度,她的文字是一种商业性的经营,是一种公开的挑逗。不讨论这些猜度是否有诛心的嫌疑,只要看看她做的事:双方自愿或者两情相悦的性爱经历,抒写自我感受的私人日记,然后放在网上属于她自己的空间里。如果再进一步,她的文字的优劣不论,单就形式而言,一个女孩子的生活日记,甚至划不到文学作品的范围内,拿她和卫慧、棉棉放在一起也是不妥当的。作为一个性专栏编辑,一个媒体圈中的人,她不会没有途径来取得交换价值。所以,我宁可相信她自己的话,她的性爱是没有功利的,没有用性来交换钱、权或什么机会,她的文字也是没有功利的,一种快乐原则下的率性而为而已。我在这里当然不能评论杨澜的社交,事实上我也不清楚。我只是想说一个结果,那就是,现在,杨澜能调动政治力量,而木子美不能。
  由于网络的开放性,木子美受到非同寻常的关注,她辞职到新的公司,她的生活,如一网友所言,“一地碎片”,我想不一定就是她的初衷。所以,拿她的文字来说,她的工作来说,她都没有经营得那么尽善尽美,她一直在做并且做得很好的,是她的极致的、个性的、独立的、快乐的生活方式与行为方式。
  说起杨澜和木子美的经营,忽然就想到了大观园里的薛宝钗和林黛玉。薛宝钗世事洞明皆学问,她是复杂的,也是既有的社会秩序需要、欢迎和认可的。林黛玉是真实和单纯的,她不想那么复杂,但她的本我的追求,却是比较乖张和不那么讨人喜欢。但是,无论有多少人喜欢薛宝钗,林黛玉作为回归本我的个人,却更接近真实的生命本体。
  木子美或者林黛玉,是冒了失去权威者护法的危险的。
  二、杨澜的合法性与木子美的不合法性
  杨澜的美丽和展示是合法的。这是因为她符合公众价值体系,符合掌握社会机器和主流媒体大多数人的价值观、道德观,因为,她就是他们中的一分子。
  中国历史最长、影响最深远的,是封建的专制社会,封建专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管制就是封建的伦理纲常。尼采和德勒兹都将历史看作是一个不断地对身体的编码过程,就此理论我们可以说,从漫长的封建伦理纲常控制下走过来的人们,经历了一个身体(个人)被控制、禁锢、由被迫遵守到化为自己自觉的意识形态的过程。这种已化为自觉的伦理,包括价值观和道德的认同。
  然而这个历史,在个人的身体内,并不是一个万涓成河、海纳百川的过程,而是一个不断或正在进行斗争的过程。
  尼采的《道德的谱系》中说,就道德的谱系而言,道德并不是一个固定点衍化而来,而是在善与恶的争斗中,在权力与身体(权力与个人)的厮杀中发展形成的。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其身体的“内爆”与权力的干涉一直处于一种对抗中,处于一种濒于分裂的状态,而如果让自己摆脱这种分裂的烦恼,走向皆大欢喜的“修身齐家”,必须起码在表面上遵从这种道德。这种走向,是艰难的,艰难在于必然地对个体欲望、生命本能的压制与禁锢。就如弗洛伊德所承认的:压抑是文明的必要代价。因而,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内心总是复杂的,这种复杂最后成就了中国人的深沉。记得有人说过:中国人的深沉是与生俱来的,我相信。经由这种权力的历史的编码,才有了全社会共通的、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和道德认同。
  杨澜也是深沉的,并使深沉(余杰称为“文化感觉”)成为显形的个人魅力。她的在中央电视台的立足,她的出国留学,她的相夫教子,她的优雅与才识,都是一种自觉地服从于编码的过程。她的所作所为,是符合大多数的意志的,从而也是合法的。所以她被大多数人认同,被作为申奥形象大使。而人最本质的东西,譬如诚信,在这个大前提下,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
  为什么说符合多数就是合法?这里有一个多数人的道德“暴政”问题。在多数人早已被驯服的身体里,道德早已成为条件反射一样的自觉,凡符合的都是“乌拉”,不符合的自然就要怒目而视。在这种道德“暴政”下,杨澜自然就是合法的。
  而木子美的不合法也可由此推导。
  木子美本身没有任何特出众人之处,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无惊人之貌之才,普通的学历,普通的工作。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私生活可能有些放纵(脱离公众的道德而任由个人的意志飞奔),与一些男人发生了两情相悦、双方自愿的性爱关系。并且在网络Blog里写出来。一个女孩子,做自己喜欢又不勉强别人的事,自己写出来欣赏,也没有什么呀。大家声讨最多的,是她的频繁的更换性爱对象,与他的在日记中说出某个性爱对象的名字。还是用木子美的原话来说吧——“明天换一个那是我的自由”。“我当时并不是故意的,并很快删除了,但已经被转贴开去,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我和当事人就此已经沟通过了,对方已经不很介意,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
  至于有人危言竦听地说“大多数年轻人,还缺乏成熟的排判断力和自制行为,受木子美的影响很容易迷失方向,步入犯罪深渊并扰乱社会道德准绳和秩序”,谁都知道,这不是木子美的错。这里不想再解释。
  所以,木子美没有主动、也没有真的去危害到他人,也没有从中营利,但是她是不合法的,因为她没有象多数人那样驯服,没有压抑自己,她上了现代文明的当。
  说木子美上了现代文明的当,是因为人们相信现代是个人解放、个性自由的历史时期。密尔在《论自由》中认为,即使个人的行为是由非理性的、破坏的、愚蠢的和情感性的考虑所激发的,只要他们的行为没有伤害他人,对其加以干涉是道德上无法允许的。但是,目前还没有达到,多数人,并没有施以文明应予人应有的道德宽容。
  一向能够尊重个体生命的社会学专家李银河认为木子美现象标志着“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道德根深蒂固的社会中,人们的行为模式发生了剧烈的变迁”。从形而上的角度看,木子美现象的确对多数人固有的道德观念与价值体系构成了强烈的冲击。所以在多数人的道德“暴政”之下,木子美就“越过了社会的道德底线乃至法律底线”,所以,她是不合法的。
  杨澜之与木子美,强弱之势明明白白,如果说杨澜能够调动百万之师,木子美则差不多只是匹夫之勇,只能做到婉转地反击“比如有人喜欢买文凭……”如此而已。
  尽管人人向往单纯,感觉到在复杂的世态人生里活着很累,说到某个蓝色的眼睛纯净而透明时也很羡慕。但是,通向简单的路很远。在复杂就是合法,简单就有悖“公理”的惯性之下,那一座面朝大海的房子,总只是在理想中。
  2004.5.14 吴梦佳 (槭树街艾林)

说了这一通,得罪不少姑奶奶,不过是想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恨铁一哈,为各位姑奶奶的切身利益而顶砖头。您想想,是不是这个意思?彩世界1396j 2

皮质,许多区域都比男性大。另一方面,涉及空间知觉的顶叶皮质上,某些区域男性则比女

02

姑奶奶不能这么霸道,为了自己的一私,不惜侵犯对方的隐私!其实,就我昨天看姑奶奶编辑的电影对白原文,最多,是俩人,私下里的对话,有一些互相挑逗,男的挑逗女的,女的挑逗男的,何来“骚扰”?

幸运地,占有XX染色体的姑奶奶们啊,决定免疫和健康功能的X染色体,你们就占了两个,而你们的姑爷爷们只占了一个,另一个Y染色体只和他们的肌肉发达,胡须生长和生殖能力有关。耶。。。。。。。!

竹影青瞳和木子美.jpg

对于这位姑奶奶来说,这样地输掉自己的道德底线和诚信是很愚蠢的。不管你觉得你多么有理,你说你受到骚扰也好,你说你隐私也好,说上天去吧,总之,以后,可能再没有人CARE你啦!人们见你就绕道。

不过,姑奶奶们,请不要过分虚荣,过分的虚荣,可以将一个可爱的女人变成魔鬼。女人的大大的虚荣是祸害,这是历史上成千上万的例子证明了的。讨厌大大虚荣的女人,见了她们,躲得远远地!

01

既然姑奶奶不喜欢这样的互相挑逗继续下去,可以立马将对话渠道掐断啊,网上交谈,又不是七大姑八大姨逼着你相亲,麻烦那么多。你只需一根指头,屏蔽该人,不再交谈就是了!既不断线,又要继续交谈,还问三问四地给对方一些错误的暗示,不乏挑逗语言,想要干嘛?为了搜集记录资料,明天去贝壳村开镁光灯?整人?害人名誉扫地?FBI的干活?

性大,负责对情绪信息做出反应的杏仁体(形状像杏仁,它的功能包括令心搏加速、肾上腺素

彩世界1396j 3

隐私门和姑奶奶

婴爱看有面孔的影片,男婴爱看有车子的影片。

刚过2000年那时候,网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跟网友交流似乎更容易接近内心的自己,匿名的诱惑又激发了人们更多、更进一步袒露自己的愿望。
仗着正当青春,我在天涯的贴图专区发了一个《我的十四年》的照片贴,瞬间被版主推荐为绿脸,成了当时的热帖。
那时的网友更喜欢表达善意,绝大多数回帖是友好的鼓励和赞美。
但是几天后我就把照片删掉,请求版主删除我的帖子,因为当呈现自己的欲望被满足之后,有可能被熟人看到、影响个人形象的担忧愈来愈沉重。
还好,我偷尝禁果似的冒险,并没有被众多的亲友熟人发现,没有影响到我的个人生活。
跟我类似、以身试“法”的竹影青瞳和木子美,就没有我那么幸运。

不过,当人民雪亮的眼球最终发现了她的真正目的,发现这是一个骗局,则这个瘦小的广东女人,这个现代虚荣浮躁社会产物的姑奶奶,就成了网上万千眼球们嘲笑的对象!于是,木子美销声匿迹。

据加拿大阿尔贝尔达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男性和女性的大脑事实上工作方式是不同的。

(槭树街艾林原创出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就像那私人小密室,只有两个人谈话,是两个人的秘密。不管是谈的什么,也是两个人的“隐私” !是你的隐私,同样也是他的隐私,其中一位如果想拿两个人的共同隐私出来“爆料” ,开记者招待会,那么她/他首先应当想到的是:这是两个人的隐私,不是你一个人的!如果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不管是想赢得掌声和欢呼声也好;是想赢来镁光灯也好;想把对方整死也好,起码,应当先让对方知道,把他那一份隐私的位置让出来。这是做人的起码道德,做人的底线。

互联网的一个奇特性在于:每个人都蒙着个脸讲话。TA说TA是男的TA就是男的,拿个男性图象作头像,TA,就是男的;TA说TA是女TA就是女的,有个女性头像在那里摆着,TA,就是女的。习惯形象思维的人们,总喜欢先入为主地认为:他,这位,是男的;她,那位,是女的;这位,是泥巴,那位,是清水。你说她不是泥巴他也是泥巴,你说他不是清水她也是清水!

04

如果企图以突然“爆料” 二人的私下交谈,来换取公众对姑奶奶的同情和知名度,害对方名誉扫地,那姑奶奶您就错了。虽然你觉得你赢了,赢来一片人们在看到你一面之辞以后的同情声和镁光灯,其实,你输定了。

质下区域。他们发现女性的额叶皮质(许多高等认知功能的所在区域)和涉及情绪反应的边缘

竹影青瞳是个大学老师,在网上发了几张自己的裸体摄影,艺术性与现实性兼具。
木子美是做文字工作的,在网络空间发了自己的性爱日记,既生猛又文艺的风格。
我看到的时候是震惊,感动,佩服,触动了内心深处的本能愿望。
后来她们相继被主流媒体谴责、被辞职、被封杀,波及到了她们的现实生活。
我觉得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勇敢,直白,纯粹。

不过,最近去看看“热门” ,还真看到些热闹。比如歌颂美国人性,贬低中国人性的“外国男人素质高门”啦 ,猪儿吃臭鸡蛋的“鸡蛋门”啦,寻找知名度的“点击门”啦,遇到一些马甲们污言秽语脏乱臭呀,等等。倒是一向喜欢看的妈妈咪的饭菜肉香,再没上“热门”了,怪可惜的。彩世界1396j 4

与理解语言的颞叶,她和她的同事发现女性脑中部分区域的神经元密度比较高。大脑皮质

非常理解微博上、直播间里的姑娘和小鲜肉们。
身体和脸庞都在最美的时候,荷尔蒙给思想和行动赋予了无限的力量,此时不展示自己,又更待何时?
“犹抱琵琶半遮面”已经过时,360度全方位地呈现自己是基本技能。
一个朋友说,看到直播打游戏的美女,只是静静地玩游戏,无需取悦观众,自有上万人围观和打赏。
联想到作天作地的流量小生们,到哪里都有尖叫和欢呼。
青春无敌。
网络正青春。

因为,各种八卦媒体是靠这种“爆料” 吃饭的,养了一群大小八卦。当然媒体靠明星的“爆料”赚钱养家,可这种靠“爆料”来提高自己知名度的做法,也延续到了民间。世界上有男就有女,有男有女就有“料”,以前闺房之中的秘事,愧事,疚事,光身子光屁股,密室挑逗,拿到今天,可以作为提高知名度的“爆料”,尤其到互联网时代。

在我看来,男女思考方式行为方式的不同,很简单:受精卵决定的。当精卵细胞结合时,决定性别的染色体中,男性是XY染色体,女性是XX染色体,这就是差别!

03

既然是俩人私底下的交谈,那么就屏蔽了第三者观看,虽然是在网上,也是“游人止步”“谢绝参观”。

这就是互联网的欺骗性。

有许多愚蠢的女人,在现实生活就是这样地把自己的道德和诚信白白断送了,她以后再抱怨没人爱她呀,爱了又丢了呀,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呀,没人相信她呀,等等,都白搭。总之,对一个没有诚信的人的厌烦,是不分男女性别的。她自作自受。

对男人的忠告:不要以为挑灯吟诗的女人都是林黛玉,潘金莲大姐肚子里也是有墨水的。从林黛玉到潘金莲,其实只是一步之遥。呵呵。将来等我儿子到了婚娶年纪,这是我第一个要给他的忠告。这个忠告,不是我想象的,是我多年看网的心得。

也罢,就算是个男的,按照古人说法,男人是泥巴做的,女人是清水作的,男人是强者,女人是弱者,啊哈哈,强者骚扰弱者,泥巴污染清水,那还了得!当然是同情清水,谴责泥巴。于是,这段公案,铁板订钉子,姑奶奶赢定!看看她下面的跟帖,那是,一片同情声和谴责声啊。甚至一位叫什么doctor的,还在那里鼓动姑奶奶行使“法律手段”啦。呵呵。

比如说,有人说“她” 是个“小女孩” ,于是,人们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出一个楚楚动人的可怜瘦小,受人欺侮的小女孩形象,于是,不用问明究竟,大家的同情会一边倒地倒向这个“小女孩” !大家也不会去追究这个“女孩”到底多大?15岁?25岁?35岁?45岁?。。。。。。85岁?这就是互联网的欺骗性。如果,反过来,我说那个男的是个“小男孩”,人们头脑里面一定马上浮现另一个可怜又可爱的小男孩形象,大家立马就会同情这个被冤枉的“小男孩”!于是,这个“男孩”有多大岁数,根本就无人去追究:15岁?25岁?35岁?。。。。。85岁?

好像是一位姑奶奶公开了她在过去23小时内和某位从未见过面的男网客的私秘“留言”来往,并且说,这个男网客“骚扰” 了她的“隐私”,于是,就将两人的私下交谈以电影对白方式编辑,放在她的博克上,要给这位男士一个好看!果然引来一片同情之声。厉害。其实,在网上蒙着个脸,你说TA是男就是男,TA是女就是女,谁知道真XX或者XY ?

祝诸位姑奶奶幸福。

不过,木子美后继有人,越演越轰动,比如最近的什么藄江凤姐,北影兽兽。等等。

你试一试一个没有女人的世界?没准男人们仍旧还穿着兽皮,拿着棍棒打架呢。

最近这一出闹的是姑奶奶的“隐私门”

Whish all the women strong, the men nicelooking!

惭愧的是,注册倍可亲两年了,却很少在贝壳村里看博克,最多看看“热门点击”之类。

科学家在对23名男性和10名女性调查中进行核磁共振成像技术结果进行对比和评估后发现,

输在哪里?首先输在你的道德和诚信上。何况,如果这“爆料”后面还有其它不为人知的真相,或者“不得不说”的故事,那么,你就惨啦。

多时间看自己的母亲,男婴则比较少。给这些婴儿看不同的录像带,并让他们选择,结果女

感谢互联网。彩世界1396j 5

的多神经元,也就是说,那两层的神经元密度较高。他们后来研究额叶,也得到同样的结

周末了,娱乐之余,看看写写。娱乐而已。写到哪里算哪里。欢迎拍砖,脏话即删。嘿嘿。彩世界1396j 6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CASE.

其实,这种以一面之辞突然“爆料” 的行为,以自己的隐私受损而损害他人隐私的事情,是我们这个浮躁的现代社会的付产品。

套一句今天从匣子里听到的笑话:

前几年,有个叫木子美的姑奶奶,她睡过一些男人,于是将昨晚发生的每一桩床第之事,鱼水之欢,屈辱之恨,拿到第二天的博克上发表,吸引万千眼球,引起轰动。很得意,呃?

所有的研究都支持,男女大脑的不同导致思维的不同,是天生的:

既然有,先去做饭,等会而再写。

男婴和女婴的社会性不同,例如英国科学家巴龙柯恩与学生拉契马雅发现,一岁女婴花比较

大量分泌等)也一样。

首先,我得作一翻性别说明。

那么,那位拿个不男不女图象作头像呢,除非TA告诉你TA的性别,大家就只好猜了。说到这里,我得赶快解释:我那个头像是个女婴孩,我非常喜欢她,所以,我,是个女的。(免得挨砖彩世界1396j 7)。

,他们的认知和反应不同……抛开文化压力与青春期发育的影响,他们的脑从一出生就存在

说到虚荣,我觉得女人有点小小的虚荣恰恰是她们的可爱之处。没有女人的小小虚荣,哪来干净的房屋,整齐的庭院和舒适的厨房,没有女人小小的虚荣,哪来的美丽时装,别致的首饰和漂亮的家具?没有女人小小的虚荣,哪来的渡假旅游,冬天滑雪,夏天游水?可以不夸张地说,正是世界上有了女人,有了女人的需求,才有了工业的革命,科学的发明和商业的流通,市场的繁荣。

他们在解决同样一个问题时大脑的反应区域是不同的的。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维特森教授收集了许多死者捐献的脑,研究脑中负责处理语言信息

世界,也因为有了她们,而光彩变幻。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哥德斯坦教授领导的团队,用磁共振扫描仪测量实验者的大脑皮质与皮

如果贝壳村这件“隐私” 门真的象它表演的那样真实可靠的话,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男人和女人有时沟通起来比较困难。同一件事情,男人和女人的理解和解释可以有很大的不同。各说各话,各表各意,这在千家万户是平常生活里的平常事,一百万年不变。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男女双方的意见看法观点可以高度一致:谈恋爱的时候和钻石婚姻以后。

怎么造成的?很自然:男女大脑构造不同,物质决定意识,思考方式就不同:

各种差别。

看网络多年,我终于对女人有些体会。她们有时风情万种十分迷人可爱,有时疵牙咧嘴十分讨人嫌,有时十分贤惠宽容,有时十分虚荣可憎。

再来说这“隐私门和姑奶奶” 。我不是断案的,我没那本事。现在,这位姑奶奶的隐私门也进不去了,要密码。那好,看来事情有点往宽容的方向发展了。希望是那样。

有6个细胞层,他们计算其中的神经元数目,发现女性有两个细胞层在单位体积中塞入了比较

最后想说的是,占有了幸运的XX染色体诸位姑奶奶们,也许你们现在体会不了我的苦口良药,可是,如果你有父亲,丈夫,儿子,兄弟,为了你自己的幸福,你迟早会明白的。男人,实际上是脆弱的,在感情上。请不要随便伤害他们。

再来谈谈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宽容” 。

论。两性神经元数量的性差是否与认知能力的性差相关?人们还在继续探索。

隐私门和姑奶奶

本文由彩世界1396j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隐衷门麻芋果奶奶(意气风发卡塔 尔(英语:

TAG标签: 彩世界1396j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