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买房避税“假离异”?要看清那背后存在的雷

庭审中,李先生却主张《离婚协议书》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而是受到潘女士非理性行为的影响才被迫在协议书上签的字。同时,李先生主张潘女士教唆孩子不与其见面、阻碍其探视孩子,因此拒绝支付剩余费用。

男方再婚后被诉“净身出户”

2013年底,张女士听原来居住小区的邻居说,薛先生前几年买了一套房子,不久前刚刚拿到房产证。张女士听罢心里一惊,立即拿着之前离婚调解书和身份证去房管局查询并调出相应资料。原来邻居口中所说的房子是薛先生于2002年12月二人婚姻存续期间购买,产权证于2013年8月下发,而薛先生将购房事实隐瞒至今。想想离婚后自己带着儿子生活,薛先生每月仅支付1000元抚养费,薛女士心里极不是滋味,因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上述房屋属于二人共有。薛先生则坚称,张女士所说的房屋属于其个人财产,理由是购买该房屋用的是薛先生父母原有平房的拆迁款,而平房是薛先生父母所建,与张女士无关,因此不同意张女士的诉讼请求。

2013年8月,刘先生与张女士在北京某处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2016年2月,刘先生与张女士商议以刘先生个人名义购买位于北京市另一处房屋,两人打算通过“假离婚”方式避税,待房产交易完成后再复婚。

潘女士与李先生原系夫妻关系,双方在2010年8月11日协议离婚,并于同日签署《离婚协议书》,约定双方自愿离婚;婚生女由潘女士抚养,李先生一次性支付抚养费20万元;双方共同购买的两套住房,其中一套房屋归李先生所有,另外一套归潘女士所有;家庭持有基金、债权、债务、家庭存款由双方平均分配,为方便分割,上述基金、债权、债务均由李先生管理或者承担,李先生合计支付李女士226万余元,于2011年至2014年每年5月30日之前各付清1/4。协议签订后,双方在民政部门登记离婚。李先生于2012年3月底前共向潘女士支付54万元,其余款项却一直没有支付。因此潘女士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先生支付剩余款项。

此前,有人发帖称丈夫以给孩子上北京户口为由提出“假离婚”,等孩子落户成功后,前夫却拒绝复婚,她这才发现对方已经另有新欢,且女方已有身孕。“假离婚”的现象已不罕见,但“假离婚”背后映射出来的法律问题发人深省,房山法院将以三个典型案例予以阐释。

于是在2016年9月,二人“高高兴兴”到民政局签署《离婚协议书》登记离婚。协议约定女儿由郑先生抚养,双方名下的存款、证券以及两套房屋均归郑先生所有,李女士算是“净身出户”了。

原告李女士和被告李先生是大学同班同学,大二开始自由恋爱,毕业后李女士在沈阳工作,李先生在北京工作。二人于1991年12月登记结婚,并于婚后1996年2月生一子李甲。2005年,李女士因患躁狂抑郁症先后两次住院治疗。

离婚后 他却未履行协议

现如今,大儿子张甲在寄宿制学校读书、小儿子张乙跟随罗女士生活,但是,罗女士拒绝张先生和孩子的爷爷奶奶探望两个孩子,导致彼此产生矛盾。

离婚手续办完后,二人如愿又购得一套房子。谁料想,房子是买上了,可郑先生却只字不提复婚的事,李女士多次要求复婚,但都遭到拒绝。李女士认为,双方在民政局离婚备案登记的《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及子女抚养等约定,是为了规避国家购房政策获取购房资质,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因此起诉请求法院确认该协议内容无效。

原告刘先生诉称,他与被告张女士在婚前共同购买了北京市某套房屋,并签署《婚前购房协议书》。两人约定:该房屋为双方共有;如双方分手,房产仍归刘先生所有,但其应将张女士已承担的全部费用还给张女士;该房屋发生增值的部分,刘先生应按照张女士实际投入的资金比例向张女士支付增值收益。

我国《婚姻法》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如果双方达成的离婚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没有违法或者损害第三人利益的情形,应当予以确认有效。

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刘先生与张女士离婚前与他人签署购房合同,购买二套住房,后双方签署《假离婚协议书》,在《假离婚协议书》中明确写明双方离婚是为了规避二套房税费,同日双方又在民政局签署《离婚协议书》,登记备案离婚,离婚后双方多次协商复婚事宜。上述事实可以说明,刘先生与张女士以购买二套房避税为目的办理离婚登记手续,签署《离婚协议书》为行政备案手续所需,双方真实意图并不在于就解除婚姻关系后的夫妻财产、子女抚养问题实际分割。刘先生对于《离婚协议书》中的约定并非其意思自治的表现,由此产生的效果亦非其真实意愿,双方在《离婚协议书》中的约定并非建立在双方对于财产分割及子女抚养有明确认知、且就此达成合意的基础之上。《离婚协议书》中的约定并非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最终,法院支持了刘先生的诉讼请求。

庭审中,郑先生坚称,他和李女士是双方因感情不和才协议离婚,并且已经在民政局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双方签署的《离婚协议书》也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有效,因此不同意李女士的诉讼请求。

妻子因患病与丈夫协商“假离婚”

在有的人看来,婚姻是爱情的归宿,也有人将婚姻视作坟墓。现实生活中,当婚姻走到尽头、当爱已成往事时,感情上的孰是孰非已不再被双方所关注,使得双方再起纷争的,大多是夫妻共同财产如何分割的问题。

事后丈夫索要大儿子抚养权

如一方故意隐匿财产等可提起诉讼

原告张先生与被告罗女士结婚后,于2001年12月生育一子张甲。2009年1月,为了给即将出生的第二个孩子张乙上户口,张先生与妻子罗女士协议“假离婚”。双方《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张甲、张乙归罗女士抚养,张先生每月给付孩子抚养费4000元;罗女士名下房产一套,由张先生负担房贷月供一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李女士称与郑先生系为了购房而假离婚,并签署《离婚协议书》,要求确认该协议书无效,就此李女士负有举证责任,庭审中李女士并未提交直接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对其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判决驳回了李女士的诉讼请求。

为买房避税施计“假离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李先生称协议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但没有证据证明,法院对此不予采信。至于李先生称其探视权受到潘女士阻碍,法院认为,离婚后双方就子女探视产生的纠纷,不能作为拒绝付款的理由。最后,法院判决李先生给付潘女士172万余元。

夫妻为二孩上户口协议“假离婚”

■法官释法

我国《婚姻法》规定,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

胡美青称通常情况下,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是合法有效的,例外是一方存在欺诈、胁迫行为,使对方做出违背自己真实意思的表示,但主张被欺诈、胁迫的一方负有举证责任。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撤销权的行使仅及于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内容,并不溯及婚姻的效力,也就是说,即使协议被撤销也是部分撤销,婚姻状态是不可逆转的。

醒醒吧,看清假离婚背后的雷区

■法官释法

出院后,李女士与丈夫协商决定“假离婚”,并于2006年2月签订《假离婚协议书》,并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双方约定,现有住房归男方所有;为更好地照顾孩子,女方有权居住到购买住房时;住房以外的家庭财产折合人民币共计22万元全部归女方所有。两人还约定,其中一方首先与第三者结婚或同居,则有此行为的一方须放弃全部家庭财产,另一方获得全部家庭财产。

假离婚 他却当了真

刘先生多次尝试复婚,均被张女士拒绝。刘先生认为,双方在民政局备案登记的《离婚协议书》,系为了以离婚再复婚的方式规避国家针对购买二套房所需的税费,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因此该协议内容无效。故刘先生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双方签署的《离婚协议书》无效。

张女士与薛先生于1990年2月登记结婚,婚后两人很快有了一个儿子。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争吵越来越多,感情越来越淡漠,二人于2011年8月经法院调解离婚。

丈夫悔诉离婚协议无效

李女士与郑先生2009年结婚,婚后育有一女,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2010年双方共同在海淀区和昌平区各购置了一套住房。2016年双方打算再购买位于海淀区的房屋,但因二人名下已经有两套房屋,没有购房资质,所以两个人便协商通过假离婚的方式获取购房资质后买房,房子交易完成后再复婚。

美高美游戏官方网站 1

海淀法院立案庭胡美青法官表示,当事人选择到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时,需就财产分割达成协议,并经民政部门备案。但该离婚协议不具有强制执行力,一旦出现对方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协议的情况,当事人无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只能再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胡美青建议在离婚时,应将财产分割清楚并及时履行完毕,如果财产较多或数额较大且履行期限较长的,最好通过诉讼的方式离婚,将财产分割情况写进离婚判决书或调解书里,在对方不履行时可以直接申请强制执行。

该案中,张先生与罗女士虽已协议离婚,但作为婚姻存续期间生育两子的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尽管张先生与罗女士曾约定两子均由罗女士抚养,但就抚养权变更、离婚后财产纠纷双方多次对簿公堂,此种冲突对孩子的抚养和教育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罗女士在租住的房子中带着三个保姆抚养四个刚满一周岁多的孩子,加上经营公司等日常繁忙,导致对大儿子张甲的关心和照顾缺失,致其学习成绩下滑,影响其身心的健康成长,法院由此确定大儿子张甲由张先生抚养。

胡美青提醒,这类案件起诉容易、胜诉难,要证明签订协议并非真实意思,这种带有极强主观色彩的举证对当事人来说是很困难的,而一旦举证不力,原告将面临败诉风险。

张先生认为,罗女士现虽租住在140余平方米的房屋内,但由于收养了三个一岁多的孩子,雇佣了三名保姆照看连同张乙在内的四名孩子,保姆费及四个孩子的平时花销不低,加上罗女士有宗教信仰,张先生觉着这将不利于孩子的成长。故张先生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大儿子张甲由张先生抚养,罗女士每月支付抚养费2000元。法院经审理后,支持了张先生的诉讼请求。

离婚时 他隐瞒了共同财产

我国《民法通则》第55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是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二是意思表示真实;三是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

《婚姻法》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法院应当受理。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后,判决刘先生与张女士签署的《离婚协议书》无效。

协议被撤销但婚姻状态却不可逆转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李女士的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及是否适当。根据查明的事实,李女士与李先生经协商于2006年签订了《假离婚协议书》,并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自此,双方已经解除婚姻关系。此外,李女士与李先生于2006年签订的《假离婚协议书》内容明显有悖我国《婚姻法》中婚姻自由的原则,不能认定为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故该协议书应认定无效,且双方所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的主要条款已经履行完毕,李女士坚持的诉讼请求和主张亦缺乏相关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法院不予支持。

如财产较多最好通过诉讼方式离婚

2010年,李先生再婚,李女士一纸诉状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李先生“净身出户”。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了李女士的诉讼请求。

胡美青称,因一方采取故意手段隐匿财产,对方往往不知情,法院也无法完全查明共同财产,因而引发离婚后财产纠纷。法官提醒,除了上述案件中的情况,其他常见情形还有如一方故意隐瞒其名下持有的股权、股票;将银行存款或现金转存或转交至亲友名下;在另一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变卖动产或不动产后实际控制转让款;将夫妻共有财产赠与他人或通过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卖他人;构造虚假债务等。

2016年3月,刘先生与张女士签署了《假离婚协议书》,随后在民政局签了《离婚协议书》并登记离婚。《假离婚协议书》上明确约定,“假离婚”是为了规避购买二套房所需的税费。后该房屋因卖方的原因未能完成交易,双方就重签婚前购置房屋的归属协议发生冲突,张女士遂将刘先生及其父母、孩子轰出现居住房屋。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婚姻法》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北京晨报记者 黄晓宇

法院审理后查明,薛先生提到的平房确为其父母所建,该平房于2000年12月被拆迁。房屋的拆迁补偿协议中补偿人口包括薛先生和张女士一家,因此拆迁款中应有薛先生与张女士的财产份额。而且,薛先生在拆迁后于2002年12月即用拆迁款中的30万元支付了涉案房屋的全部购房款,此部分购房款应属于薛先生与张女士婚内取得的夫妻共同财产。因此法院认为,张女士诉求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当予以支持。

■法官释法

本文由美高美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买房避税“假离异”?要看清那背后存在的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